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玄鱼书中亦有野花菜 书中自有黄金屋-Sunshine阳光生活 In 全部文章 @2019年05月11日

书中亦有野花菜 书中自有黄金屋-Sunshine阳光生活

小时候在乡下常常见到这个紫云英,我只知道它叫做绿肥,一到开花的时候满田野都是紫红色的小花王茂设,很好看。
有的田土肥,这花就开得很茂盛,又高又密,我们小孩子便钻它田里玩躲猫猫的游戏,一趴压倒一片,也不觉得有什么内疚。反正它种来就是要被翻到土里的,是很不金贵的花。倒是我们小孩子的衣裤,因为在里面趴着跪着的缘故,常常会弄上青色的污渍,在物质不宽裕的当年是一种冒险的糟蹋。
那个绿肥翻过田之后,会种上不同的庄稼,有的是稻米,有的是蔬菜。因为可以抄近道走田梗小路去上学,那片田间的沟渠、鱼虾、蝌蚪、蜻蜓,都曾经是我们熟悉的玩物。
今天看周作人先生的书,他居然提到了这个紫云英,还说它可以吃,取其嫩茎,味道鲜美。哇,敢情我玩了一个童年刘可为,竟然没有吃过这个,突然觉得有点失落。

周先生还提到了黄花麦果,这个我也是极有印象的。以前我只知道它叫捻(音),今天特意百度了一下,发现它有好多叫法:鼠麴草,俗称清明草,又名念子花、佛耳草、清明菜、寒食菜、 绵菜、香芹娘,看来它长在很多地方,才得了这许多的名字。
这个表面有着白色绒毛,花朵小小的像小米粒的野菜,儿时极常见的铁血抗日军。大人们用它捣烂做糍粑,有一种特别的香味。
我至今还记得当年一个情景。我们一群小孩子,那个年代极自由的人头气球,没有上学的时候根本没有家长管束七星巨棺,也没有多的作业,因此多数时间便是满世界的乱跑。当然,那个时候的世界也不大,一个镇也就是我们小孩子都可以步行到达的范围,最多就是走得久些比基尼京剧,终是可以走得到的。我们能去的地方无外乎是田野,山坡米兰贝贝,水塘,附近只有这些。
那天我们往大院后面的玉米地一直走,一直走,说是要走到对面那个山上。我们后来走到一个有浅水池的坡地,湿地的边上满是那开着黄色小花的野菜,我现在好像还能看见那个场景,黄油油的,夹着白色余泽雅,带点浅绿,是很嫩的当儿,密密麻麻,挤挤挨挨。
我们从这黄色的植物,很容易就想到了好吃的糍粑,我们开始伏下身子捡这些野菜,一直捡,一直捡幽灵进球 ,我的记忆便止于那个时刻,那天后来还做了什么,去了哪里,糍粑做了没有,胡中惠我完全记不得了,我只记得那些黄色的花,以及我兴奋地捡拾它的心情,一直捡,一直捡……

这些野菜的东西,我现在很少见了,去野外徒步的时候我偶尔也会留意贝佳斯白泥,但极少遇到,即使有,也是稀稀拉拉的一点车易拍官网,开得老的瘪的,而且还会有农药的担心。
老家有个可爱的侄女王替夫,去年特意给我摘了不少,专程装了一纸箱,大老远的给我寄来战熊热裤。可惜乡下用的邮政快递,我实在是无力吐槽,送到时纸箱泡了水,湿了一半,里面的野菜蔫巴了不算,都开始发黑了。我硬是从一箱子的伤病号里扒拉出一些幸存者,勉强得了小半碗的汁水仙绝,做了一次失败的糍粑,完全找不到北。
看书而催出这许多的想法凤惊天,有趣也有些感慨。现在好多乡下手工食品渐渐被人以传统的名义推广到城里刘梦珂,甚至包装做成了高大上的“天然有机食物”玄鱼,不久的将来再次吃到它们也是有可能的,只是过去的那些感觉,真的就过去了:那天,那水,那样的田野,土壤,合着没有一点人工气质的野菜,随着世道,随着时光,过去了。
20180309 读书随笔
插图: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本号,一起看世界,聊生活。
浏览 : 78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