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经济法案例分析乡村旅游提升的方法与思考-美丽风景旅游规划设计院 In 全部文章 @2017年09月13日

乡村旅游提升的方法与思考-美丽风景旅游规划设计院


中国旅游景区运营解决方案提供商
乡村旅游提升的方法与思考
进入新常态以来,乡村旅游正处于高速发展时期,涌现出了乡村旅游发展的“浙江模式”、河南的“重渡沟模式”、四川的“郫县模式”、贵州的“千户苗寨模式”、台湾的“民宿模式”等,乡村旅游发展集聚化趋势日渐凸显,逐步由依托农户的同质化、个体化、分散化向依托自然村落的特色化、产业化和集聚化方向转变,这为全国乡村旅游的产业化发展和结构转型探索了新的模式。
综合来看,中国乡村旅游正在向“五化”方向发展:一是发展产业化。各地以农业为基础,利用农业、农村资源,兴办乡村旅游,已经逐步过渡到旅、农、工、贸综合发展,走产业化发展之路。如丽江,以文化促旅游,相继推出了“丽水金沙”、“纳西古乐”、“印象丽江”、“摩梭风情”等世界知名文化品牌,有力地促进了文化与旅游融合发展的大繁荣。
二是业态多样化。乡村旅游新兴业态不断涌现。为加速推进乡村旅游从初级观光向高级休闲、从同质开发向差异发展、从单体经营向集群布局的转变,各地积极培育乡村旅游新业态。
三是产品特色化。在规范引导的基础上,各地也十分注重强化乡村旅游产品的特色培育。依托当地资源、发展现状、目标人群,因地制宜,细分市场,精致产品,创新设计,形成一村一品、一县一色的乡村旅游定位和策划,避免低层次雷同建设和重复开发,构建差异化、特色化的产品体系。
四是运作组织化。改变传统的个体分散经营模式,建立协会组织,提高组织化程度,提高社会参与水平。如浙江省湖州市建立了市、县(区)、乡(镇)和村四级乡村旅游协会体系。
五是服务标准化。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国内外相继出台的各类乡村旅游相关的规范、标准50多个,涵盖10余种类型,有效地解决了乡村旅游发展过程中散、乱、差等问题。实践证明,乡村旅游对于农民脱贫致富、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农民扩大就业、农村生态环境改善有巨大作用。

自1987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谷牧在富阳新沙岛题词“农家乐、旅游者也乐”后,浙江省发展乡村旅游已近30年,一直走在全国乡村旅游的前列,已经形成了明显的规模集聚效应,为促进农民创业就业增收、统筹城乡发展、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助推“两美浙江”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一是从空间布局看,浙江乡村旅游已形成了以“湖州模式”、杭州的“桐庐模式”为代表的浙北城市圈乡村旅游集聚区、以“遂昌模式”和“磐安模式”为代表的浙中西城市圈乡村旅游集聚区、以“嵊泗模式”为代表的浙东海岛乡村旅游集聚区“三大乡村旅游特色区”。二是从产品类型看,以杭州等大城市近郊农民向城市游客提供简单的餐饮和住宿等初级产品起步,逐步向集休闲度假、康体健身、生态观光、现代农业、特色购物、养老度假等产品于一体的高端乡村旅游发展转变。2016年浙江旅游产业增加值3305亿元,比上年增长12.8%,占GDP的7.1%;实现旅游总收入8093亿元,增长13.4%。其中,接待国内游客5.73亿人次,增长9.1%,实现国内旅游收入7600亿元,增长13.1%;接待入境旅游者1120万人次,增长10.7%,实现旅游外汇收入74.3亿美元,增长9.5%,旅游业已经成为浙江省的支柱产业。三是从发展数量看,2016年,9239家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资产总计32238亿元,比上年增长15.6%,增速比上年提高1.8个百分点;固定资产原价8546亿元,增长5.4%,增速比上年提高1.7个百分点;从事服务业活动的从业人员平均人数171万人,增长6.2%,增速比上年提高3.0个百分点。四是从定位地位看,从最初乡村旅游仅被看作有条件地区发展农业或旅游业的有益补充,到目前将乡村旅游发展作为发展国内旅游的主战场与主流方向。尤其是“湖州模式”,已经成为我国乡村旅游创新发展的典型样板、新农村建设的经典浓缩、探索新型城镇化的成功范例,是探索生态文明、美丽中国建设的典型样板。
随着乡村旅游规模的扩大和产业基础的完善,我国乡村旅游的发展模式也面临着转型和升级。那么,以“湖州模式”为引领浙江乡村旅游有了今天这样蓬勃发展的态势,其成功秘诀是什么贾石头?有什么规律、经验可供参考?带着系列问题,卢驭龙2016年9月,我院课题调研组对浙江省乡村旅游提升发展催乳剂,特别是体制机制进行了专题研究。期间,先后考察了湖州市、桐庐县、磐安县、遂昌县、嵊泗县等20余个乡村旅游点,召开了市、县旅游部门领导、旅游乡村分管领导以及部分乡村旅游企业负责人、乡村旅游协会领导等参加的座谈会,并分别结合国内外的发展经验,总结了乡村旅游发展的典型模式,剖析了乡村旅游发展的困难困惑,提出了乡村旅游提升发展的思路对策。
综合浙江各地乡村旅游发展的经验,创新之处重点表现在体制机制改革等六个方面。
1.强化党政领导,抓好统筹协调。近年来,浙江各级党委政府把发展乡村旅游作为推进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举措,制定相应的工作目标和政策措施,给予高度的重视和支持,各级从政策、资金、机构、人员等对乡村旅游进行倾斜。2012年,浙江省政府加大改革创新力度,将湖州市确定为浙江省乡村旅游提升发展专项改革试点李耐阅,着力在体制机制上实施突破,逐渐形成了省、地、县(区)、乡(镇)和村多层次推动乡村旅游发展的格局,使全省乡村旅游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局面。如素女九法,改革试点湖州市构建了乡村旅游四级管理体系。市级层面:成立了湖州市旅游发展领导小组和湖州市乡村旅游提升发展专项改革领导小组;设立了湖州市乡村旅游事业发展中心,作为统筹协调全市乡村旅游的管理机构。县级层面:各县区成立了农家乐规范管理协调小组【或农家乐发展综合协调小组(长兴)、乡村旅游示范村培育和精品农家乐提升工作领导小组(安吉)、民宿发展协调领导小组(德清)】,专门设立了乡村旅游(农家乐)管理办公室(或乡村旅游事业发展中心)。乡镇层面:建立了乡村旅游和农家乐管理工作部、乡镇旅游办公室、农家乐服务中心等管理机构。村极层面:建立了村农家乐工作服务点、农家乐联合社、农家乐合作社等组织。各地根据实际情况加大了乡村旅游的发展投入和奖励力度,形成了多元投入机制和政策体系。其中,安吉县在全国县一级层面率先成立旅委并调整列入政府组成序列,建立“县旅游休闲发展委员会”工作机制。美丽乡村建设每年占全县可用财力的比重均超过10%,在县信用联社建立“美丽乡村建设项目风险专项资金”1200万元,实施“镇贷村用”模式,县信用联社按基准利率下调10%为建设项目提供金融支持。五年来实施了各类涉农支农重点建设项目2103个,公共财政投入22.4亿元,撬动各类金融、工商资本投入60亿元以上。2013年,安吉县出台了《安吉县加快发展休闲旅游经济若干政策》等政策文件,休闲旅游专项资金达3000万元,其中示范村创建等各类奖补资金1200万元。又如,桐庐县于2012年也建立了旅游发展委员会,其中芦茨“风情小镇”建设累计投入5000多万元,国际休闲产业示范村之一荻蒲村累计投入8000万元,茆坪精品村建设累计投入1076万元。
2.依托农村资源,强化规划引领。浙江省乡村旅游发展以农村的自然环境和本色的乡土文化资源为依托,各地从乡村旅游发展实际出发,充分整合各部门资源和政策,形成推动乡村旅游提升发展的强大合力。浙江各地还结合“美丽乡村”、“土地利用”、“村镇建设”、“生态文明”等各类各级规划,编制乡村旅游不同等级的规划,乡村旅游规划编制体系完整,保证了乡村旅游的科学发展。针对乡村旅游缺少设计的问题,各地采取设立设计奖励和补助资金的办法,有的地方甚至采取了“保姆式”服务,为乡村旅游村落、项目配备“免费”设计师,促进和引导包括农家乐在内的乡村旅游项目加强设计,大大提高了专业设计的覆盖率。如,湖州市先后科学编制了《湖州市旅游发展总体规划》和《湖州市乡村旅游发展规划》等规划,以及全市十大乡村旅游集聚示范区(“乡村十景”)旅游规划等,今年又启动编制《湖州市乡村旅游集聚示范区产业发展专项规划》,引导鼓励集聚示范区创建国家A级旅游景区、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区和旅游度假区,全面实行乡村旅游景区化管理和产业化发展。目前德清莫干山、南浔荻港、吴兴滨湖、长兴水口4个乡村旅游集聚示范区分别正在创建省级旅游度假区和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其中“洋家乐”起源地德清莫干山立足于《莫干山国际休闲旅游度假区总体规划》和《中国?德清莫干山国家山地户外运动基地总体规划》火车便当式,进一步明确德清西部乡村旅游高端、精致、国际化的发展方向。安吉县把全县作为“泛自然博物院”来规划建设,作为“大景区”来管理经营,编制出台休闲旅游总体规划及各类乡村旅游专项规划,以县域中部25公里休闲产业精品带为主轴,重点打造以省级灵峰旅游度假区为核心的“一核一环五区”。2014年,湖州市探索制定了乡村旅游集聚示范区、示范村、示范农庄、示范农家和新型农家乐(示范洋家)五项认定办法,起草了《湖州市乡村民宿管理办法(试行)》,全市强化各类乡村旅游经营主体的准入机制和规范引导,着力推动构建乡村旅游规范管理与标准体系。
3.突出乡土特点,服务三农发展。乡土化是实现乡村旅游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乡村旅游对乡土民俗文化、乡土地域特征强烈的依附关系决定了乡村旅游的发展,最终离不开当地居民的积极参与。因此,发展乡村旅游莎拉维尔,必须以农业为依托、以农村为空间、以农民为主体,服务“三农”战略,而乡村旅游的发展使农业转型、农村变美,也使农民不离土不离乡即可安居乐业,丰衣足食,生活在清新的自然风光中,享受着现代文明,同时乡村旅游的发展吸引了年轻人向农村回流。如,“洋家乐”充分利用挖掘自然景观资源,大部分洋家乐均租用村民闲置旧房进行改造,在个性化设计的同时保留“乡村味”,改造用材全部就地取材变废为新,采用渗透式排污系统,确保不破坏当地自然环境。近年来,“洋家乐”在德清县的兴起与发展增加了当地农民收入。一是租金收入。比如筏头乡兰树坑村分水岭小组,流转的土地大多是荒山林地,组里和裸心谷公司签了50年协议,流转费用是每亩每年500元,且每5年递增10%,累计费用200多万元,涉及90多户村民,平均每家能拿到2至3万元不等的房租。二是就业收入。当地村民基本上在“洋家乐”从事各种工作,人均收入达3万多元,还是以裸心谷为例,目前,在裸心谷就业的筏头农民达到250多人。每天固定上下班,平均月收入有2000元多元。而且企业比较规范,工资从不拖欠,加班费按时给足,每月还帮缴养老金。三是种植、养殖收入。比如,裸心谷大量收购附近村民种植的蔬菜、食材,法国山居则每年都会以高于市场价10%的价格收购当地果农种植的水果用于酿酒,都增加了农民收入。同时,“洋家乐”的低碳生活理念以及环保健康的休闲体验启发和引领了当地居民的自觉行为,村民的卫生意识和环保意识增强了,多数村民学会了讲普通话、简单的英语,还学会了做西餐,村里的文化活动越来越多,有时“洋家乐”业主会在一些节假日举办露天音乐会、烧烤、露营等活动,会邀请村民参加,丰富了村民的精神文化生活。
4.联动都市消费,满足多元需求。近几年,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国民休闲需求层次不断提高朱轻,原本以农家乐为主体的单一旅游产品已经不能满足游客的需求,各地纷纷推出体验型、度假型、休闲型的乡村旅游项目,打破了以餐饮服务为核心的农家乐主导乡村旅游市场的格局,对接了都市的旅游消费,满足了消费者多元化的需求。如湖州市德清县“洋家乐”消费群体定位清晰,以高端白领和外国游客为主,客流量未必很大,但产生的经济效益不低,游客每天人均消费1200元以上,高于普通游客人均消费100%以上。如奇迹山庄等地主要客源是自行车俱乐部的会员,裸心谷、法国山居的主要客源是长三角地区的外企高管和他们的国外友人。其中裸心谷主要采用封闭式管理及预订制方式对外经营,即从消费者网上预订开始经济法案例分析,专人负责,专人接待,专人回访,提供管家式、一站式的高品质服务,主体经营理念是“两个确保”:确保酒店私密性,确保客户在安静、放松的环境下充分享受大自然,单间每天住宿费为2000元左右,常年入住率80%以上。许多知名高端品牌已在此召开各类会议,如LV的新产品发布会、阿里巴巴董事会、通用公司例会等,消费者好评率达90%以上,至目前仅裸心谷已经接待了世界500强企业中的400多家。2012年共接待游客2万人次,实现总营收6500万元,上缴税收528万元。2013年实现总营收近亿元,上缴税收700多万元。预计2014年营业额突破亿元,税收突破1200万元,可实现“铺金”10万元(裸心谷共121间房,即每张床位税收达10万元)。
5.挖掘本地特色,强化产品差异。全省各地充分利用当地乡村自然环境、农林牧渔生产、民俗节庆、民族风情、农村文化、村落古镇、农家生活、农业景观等各种资源,挖掘当地的文化内涵,开发出一系列内容丰富、特色鲜明、富有品味的多元化乡村旅游产品,深受游客欢迎,取得了乡村旅游发展的良好成效。如湖州市德清县立足于打造“莫干山国际休闲旅游度假区”和“中国?德清莫干山国家山地户外运动基地”的产品目标定位,进一步明确西部乡村旅游高端、精致、国际化的发展方向,充分利用周边丰富的自然风景、人文景观和农副产业资源,以规划为支撑、项目为载体、产业化为目标,实施保护、引入开发战略,将西部山区逐步建设成以商务休闲、户外运动、生态养生和农村体验等四大功能为主的文化旅游创意产业区,投入近2亿元开展乡村旅游集聚示范区环境整治提升工程,其中莫干山国际乡村旅游集聚示范区投入5000多万元,完成了管网改造,旅游厕所、停车场改建和标识标牌配套设施更新,对自然景观和文化资源进行创新性组合开发,实现串点连线成片。如桐庐县着力打造休闲乡村旅游综合体,构建“旅游项目拉动、旅游度假推动、旅游社区与民宿地产跟进”的发展模式,打造文化体验区、山林游憩休闲区、主题度假酒店、特色旅游社区四位一体的综合旅游度假体,形成文化体验、主题游乐、休闲观光、景观房产、乡村旅游多种业态协同发展的综合产业体系。2014年,桐庐县以江南古村落、芦茨慢生活体验区为试点先行,深度挖掘乡村特色资源,倡导低碳、生态等科学理念,以乡村旅游资源与土地为基础,以乡村旅游休闲为主线,以乡村休闲商业为补充,以乡村民宿地产为配套中西翔,以高品质服务为保障,打造民宿房产、花海产业等核心吸引物,从而将项目地综合开发成为一个“岛式圈层”结构的乡村旅游综合体。
6.提升服务质量,实施品牌战略。浙江各地乡村旅游的发展已逐步由“农家乐”向“乡村游”、“乡村度假”、“乡村生活”不断升级,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与管理服务水平已成为制约各地区乡村旅游发展的第一要素。针对这个问题,浙江省按照“大旅游、大产业、大设施、大配套”的发展格局,围绕“诗画浙江”的乡村旅游整体品牌战略,引领传统服务向现代服务转变,各地市按照各自客源市场加大了乡村旅游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以一流的软硬件服务质量构建乡村旅游品牌新形象,如“清丽湖州”、嵊泗的“离岛·微城·慢生活”、“中国画城·潇洒桐庐”等。从调研地的总体情况看,近年来,各地都站在战略的高度思考旅游品牌与服务质量互促发展之路,不断增强当地乡村旅游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如,曾经是浙江省25个贫困县之一的安吉,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走上工业立县之路,造纸、化工、建材、印染等企业的崛起成就了GDP的高速增长,也一举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但污染产业的发展使安吉在1998年被国务院列为太湖水污染治理重点区域。为此,安吉县提出了“生态立县、旅游兴县”发展战略,出巨资改造提升生态环境和旅游服务设施,夯实乡村旅游基础,打响了美丽乡村产业品牌,四年后的2012年荣获全国县域首例“联合国人居奖”,2013年被列为国家乡村旅游度假实验区,全县全年休闲旅游对地方财政直接贡献率9.9%,休闲旅游产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9.4%,休闲旅游产业带动全县劳动力直接就业比重为12.8%,带动农民人均增收占比17.8%,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已连续多年高出全省平均水平10%以上。
基于浙江区域经济发展的空间特征与乡村旅游资源的多样化特征,浙江乡村旅游发展已经凝练出多个典型模式,以下从模式阐述、运作原理、本质特征等方面予以重点阐述。
1. 湖州模式

近年来,湖州市充分利用新农村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的成就,以《湖州市旅游发展总体规划》和《湖州市乡村旅游发展规划》等规划为指引,以乡村旅游度假为目标,差异化参与都市圈分工,逐步走出了城乡一体化、农民就地城镇化、乡村就地现代化、农业就地产业化的生态化发展之路,逐步形成了“四大产品模式”、“十大乡村景区”为主体的发展大格局。2012年,浙江省政府将湖州市列为乡村旅游提升发展专项改革试点市,在体制机制、政策体系、统计体系等八方面先行先试并取得了实质性的突破,实现了旅游经济强县、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县全覆盖,逐步形成了“四大产品模式”、“十大乡村景区”为主体的发展大格局。2013年,全市乡村旅游接待游客1310万人,同比增长13.21%;直接经营收入15.43亿元,增长19.15%,带动农民人均增加收入769元,占年度农民人均收入增加量1856元的41.43%。一是以美丽乡村带动的“生态+文化”模式。以美丽乡村为载体,把农村生态资源和农村特色文化融入乡村旅游,推动以生态与文化互动为特色的乡村旅游繁荣发展。如,安吉县以大景区理念建设美丽乡村,依托竹文化、茶文化等地域特色文化,借助吴昌硕等名人文化资源,建成安吉(中国)生态博物馆及地域文化展示馆39个,推出安吉竹叶龙等一批文化游精品产品,先后启动了横山坞等10个示范村建设。这种模式以安吉县为最典型,而且形成了安吉黄浦江源乡村旅游集聚示范区和安吉大竹海乡村旅游集聚示范区两大乡村旅游集聚示范区。二是以旅游景区带动的“景区+农家”模式。以景区景点为依托,鼓励周边农民改造农家庭院建筑,发展休闲观光农业,开发农事体验项目,参与旅游接待服务,推动了旅游景区与农家乐互惠互利发展。这种模式以长兴县为最典型,而且逐步形成了长兴水口茶乡乡村旅游集聚示范区和长兴泗安乡村旅游集聚示范区两大乡村旅游集聚示范区。三是以休闲农庄带动的“农庄+游购”模式。以城乡互动为抓手,着力整合城乡资源优势,以区域内荻港渔庄、吴兴移沿山生态农庄等大型农庄为龙头,打造集观光、采摘、休闲、购物和等于一体的游购式乡村旅游产品,从而带动大型休闲农庄的快速发展。这种模式以吴兴区和南浔区为最典型,形成了吴兴妙西茶文化乡村旅游集聚示范区、吴兴滨湖乡村旅游集聚示范区、南浔荻港古村(水乡)乡村旅游集聚示范区和南浔浔练乡村旅游集聚示范区四大乡村旅游集聚示范区。四是以洋家乐带动的“洋式+中式”模式。以优势资源为吸引,鼓励国际友人、旅游发展公司、文化创意人士投资乡村旅游,融合当地民俗与西方文化、传统理念与现代文明,开发乡村度假产品,促进乡村旅游发展的市场化、品牌化、国际化、产品化和休闲化。这种模式以德清县为最典型,而且逐步形成了莫干山国际乡村旅游集聚示范区和德清东部水乡乡村旅游集聚示范区两大乡村旅游集聚示范区。湖州模式的成功,不仅得益于其生态环境与交通区位等先天性基因优势,而且受益于其管理体制机制的创新、旅游产业基础的夯实、乡村旅游品牌的塑造与中国美丽乡村的建设先行等后天性人为优势。
2.遂昌模式
丽水市遂昌县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绿色生态发展理念,深化改革创新,打造“五美遂昌”,加快建设山区科学发展示范区,并将旅游业作为战略性第一支柱产业和引领性产业来培育。2013年,全县农家乐共接待国内外游客196.4万人次,增长34.5%,经营收入达18922万元,增长35.5%。截止2014年7月,全县农家乐村(点)达82个,经营户520户,共有省级农家乐特色村(点)9个、市级精品农家乐综合体2个、市级特色村(点)27个,五星级农家乐3家,四星级经营户(点)7个,有床位5701个,餐位46450个,从业人员达9246人。全县乡村旅游已经形成了以高坪村为代表的“四统一”综合体模式。首先是政策保障扶持,不断优化发展环境。历届遂昌县委县政府秉承绿色生态发展理念,积极引导乡村生态休闲旅游的发展。适时成立了以县长为组长的农家乐综合体创建工作领导小组,制定出台了《遂昌农家乐管理办法》,明确了农办、财政、旅游、建设、消防等相关职能部门的职责。通过联席会议、专题会议等形式及时研究解决相关困难和问题。编制出台了《关于农家乐综合体创建工作的实施意见》、《关于提升发展农家乐休闲旅游业的实施意见》和《农家乐管理办法》等三个政策文件,全面整合特扶项目、新山区经济发展、美丽乡村建设、村庄整治项目、“四边三化”、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利用等项目资源,形成政策洼地,加大对乡村旅游发展的政策和资金扶持。其次是强化统筹整合,不断提升农家乐品味。一是统筹区域打造精品。以特色发展为重点,立足优良的生态优势和高山气候,把全县农家乐定位为养生养老休闲品牌来统筹规划,分别赋予食养、文养、水养等内涵,集中建设农家乐精品区块、精品村(点)和集吃住行游购娱于一体的农家乐综合体,如白马山高山避暑休闲养生主题精品示范区块、高坪和长濂农家乐综合体等。二是挖掘文化提升内涵。通过对全县各类文化进行全面梳理,深入挖掘农耕文化、森林文化、渔业文化、民俗文化、养生文化、乡土文化,因地制宜地加大文化和农家乐乡村休闲旅游的结合度,力争做到“一村一特色,一村一品牌”,满足群众个性化消费需求,以特色文化助推农家乐发展。如在南尖岩、大柯等具有深厚农耕文化、风景秀丽的农家乐村开展摄影节,以山水田园风光吸引摄影爱好者。三是融合产业增加效益。充分利用遂昌原生态精品农业的知名度,实现乡村休闲旅游和主导产业互惠互赢,共同发展。如在高坪乡探索将传统农业与休闲旅游巧妙嫁接成“农旅合一”基地,合作建立蔬菜观光园和农事体验中心,让游客体验采摘、种植和包装等活动;设立农产品展销中心,组织本土果蔬产品、各类土产及特色手工艺品供游客选购,推动农家乐村与农民专业合作社抱团发展。第三是加强宣传营销,不断强化农家乐品牌。充分利用网络等新兴媒体,建成农家乐网站,全方位、动态性地宣传促销;积极创新营销方式,首创高山空气拍卖会,将高坪乡三个村农家乐夏季休闲经营权进行捆绑拍卖,引来上海、杭州、永康等省内外知名旅行社,竞拍出174万元天价,并登上了《人民日报》。积极借助“淘宝网·遂昌馆”宣传营销,加大网上宣传力度。第四是优化服务质量,不断增强农家乐竞争力。遂昌坚持硬环境景观化,软环境人文化的理念玉华台饭庄,以一流的环境、一流的效率、一流的服务为农家乐休闲旅游业提供优良的发展环境。在出台《农家乐管理办法》的基础上,又编制了融合“吃、住、行、游、购、娱”等综合服务功能的《遂昌县农家乐旅游标准规范》。完善自我管理体系,创建农家乐协会,协助指导落实消防安全、食品安全、治安安全等措施。注重从业人员的培训工作,着重加强农家乐管理、服务接待基本礼仪、安全经营等知识的传授。结合“微笑遂昌、洁净乡村”行动,积极开展比热情、比服务活动。遂昌模式的成功,主要得益于其原生态的乡村环境、生态农业与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通过体制机制的创新与统筹职能,全力打造乡村休闲养生品牌,形成了以景带农、以农兴旅、以旅富农的农家乐发展的“高坪模式”,即“高坪农家”由村里农家乐协会统一管理,实行统一宣传、统一标准、统一价格、统一接团的“四统一”和“农家乐协会+农户”的模式。
3.磐安模式
2005年下半年,磐安县管头村依托周边景点景区,利用村内乌石老屋资源,开办食宿一体的“农家乐”,成立农家乐服务中心,实行“四统一”的经营管理,经济效益显著。管头村也相继被评为国家级文明村、省特色旅游村、省精品农家乐村。而管头村创办农家乐的成功经验,也开创了磐安县新农村建设及乡村旅游发展的新路子。首先是因地制宜做谋划。旅游特色村的创建,先要满足生态环境优美和历史文化底蕴深厚两大先天条件。管头村按照“留老村、建新村”的思路实施农房改造、示范整治,较为完整的保留了乌石老屋,为发展农家乐发展留下了独特景观和文化资源,也给全县特色旅游村建设起到了一个很好的示范作用。在具体的创建过程中,还要坚持历史文化要得到充分挖掘、自然生态要得到科学保护、村居环境要得到根本改观、公共服务水平要得到提高和特色产业要得到快速发展等五大标准。其次是健全机制订政策。成立了以县委县政府分管领导任组长、副组长,县农办、旅游、文化、规划、国土、环保、卫生等部门主要领导为成员的特色旅游村建设领导小组,定期召开联席会议,实行县领导联系特色旅游文化创建村制度;出台了《磐安县关于加快特色旅游村建设的若干意见》,将对16类建设项目给予扶持;并将特色旅游村建设列入县十大重点工程。明确每年单列500万元用于特色旅游创建村的专项扶持,并整合示范整治、生态建设、中央卫生改厕、农村困难群众救助等专项资金,结合水利、国土、农业、林业、环保、交通、文化、供电、电信、广电等相关部门的重点支持和倾斜,加大对特色旅游创建村的扶持。第三是规划引领强促销。强化规划引领作用,以《磐安县村庄布局规划》、《磐安县旅游发展总体规划》、《磐安县旅游业发展行动纲要》为依据,编制特色旅游村建设总体规划。在具体建设过程中,严把业务培训关、项目关和考核验收关,实现动态管理。同时,将特色旅游村串入旅游线路并纳入全县旅游宣传体系,不断提高特色旅游村的知名度和美誉度。磐安模式的成功,最主要的因素是其优越的生态环境条件、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等先天性条件与乡村旅游特色村领军人才及政府的配套政策。
4.嵊泗模式

嵊泗县乡村旅游发展依托于美丽海岛建设,主要体现在渔家乐和渔家民宿两个方面。截止2013年底,全县共有农家乐省级精品区块1个(泗礁本岛)、省级特色乡镇2个(菜园镇、五龙乡)、省级精品村3个(基湖村、田岙村、高场湾村)、省级特色村1个(石柱村),省级特色点2个,以及市级特色村2个(黄沙村、民富村)、市级特色点3个。截止2014年7月,全县共有渔家宾馆675家,总床位13977张。2013年全县渔农家乐游客接待量达160.3万人次,直接营业收入达9.39亿元,增幅较大。首先是海上渔家乐。嵊泗县于2007年成立“嵊泗县渔农家乐休闲旅游工作协调小组”,负责对全县休闲渔业的领导和管理,明确了小组各成员单位的职责分工。整合本岛范围内的渔家乐企业合理布局,设立4个主要经营点。如菜园城区的渔家乐经营点是由原先的4家分散的企业合并而成的,重新组建了“嵊泗县碧海奇礁渔家乐服务有限公司”。县旅管委制定了《嵊泗县“渔家乐”行业安全生产规范建设实施方案(暂行)》,规范了休闲渔业船舶。继续对全县渔家乐企业实行“三统一”(即票价统一、保险统一、返利统一)和“四规范”制度(即规范经营主体、规范安全工作、规范经营模式、规范服务内容)。其次是渔家宾馆、民宿方面。全面开展渔农村环境卫生整治和长效机制建设,人居环境得以优化;着力打造“一村一品一主题”特色村落,串点成线,构筑美丽海岛风景线。充分挖掘渔村自然资源与人文风俗,坚持与休闲旅游开发、产业发展结合。重点培育海岛风情浓郁的渔村、渔家和渔船,促进新渔村向新景区方向转变。出台了《关于全面提升发展渔农家乐休闲旅游业的若干意见》、《嵊泗县渔农家乐休闲旅游业奖补资金管理办法》、《关于推进东部乡镇“渔家民宿”发展的试行办法》、《泗礁本岛渔家宾馆(民宿)建设审批管理办法》、《嵊泗县渔家宾馆办证审批及经营服务指南》等,实行东部民宿联合审批制度,规范渔家宾馆审批程序,促其有序发展。出台《嵊泗县“渔家乐”行业安全生产规范建设方案》,切实加强海上渔家乐安全管理。定期开展渔农家乐安全经营专项整治,每年开展渔农家乐经营知识培训惜春词,提升业主的规范经营水平。提升产业品质,培育“嵊泗渔家乐”品牌。嵊泗模式的成功,最主要的因素是其独有的海洋海岛资源及其与内陆的有机联动,其次是其善于整合资源和品牌,并实行统一的公司化运作。
5.桐庐模式
桐庐县乡村旅游发端于富春江镇芦茨村,以“农家乐”形式为主的乡村旅游起步于2000初,以其独特的山水资源及良好的生态环境吸引周边及长三角游客的关注。目前,全县已拥有省旅游经济强镇5个,省级特色旅游村8个,省级特色经营户20家,户外拓展休闲运动基地8个,具有一定规模和档次的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经营户150家,三星级农家乐71家。2012年,全县乡村旅游接待游客143.2万人次,同比增长36%,占全县旅游总接待人次的18.9%,实现营业收入5621万元,乡村旅游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态。事实上,桐庐已经形成了包括乡村民宿与休闲观光为核心、以芦茨慢生活体验区为代表的“桐庐模式”。首先是管理服务模式有创新。各乡镇(街道),结合各村实际,采取“公司+村+农户”、“公司+农户”、“村+农户”、“农房出租”、“农旅携手”等合作经营模式,实现了指导培训、宣传营销、服务标准、接团分客、收费结账“五统一”。多种经营模式并存,为民宿发展积累了宝贵经验。如城南金牛村的引进第三方中介管理(村村乐公司)、江南环溪村的村级旅游公司统一管理、莪山新丰村的农房一次性30年出租引进外来资金建设运营等。其次是政策优惠有保障。2013年,桐庐县发布实施《关于加快发展美丽乡村民宿经济的实施意见》(桐委办〔2013〕138号),每年安排专项资金支持民宿产业发展。如对列入试点的20个村,其当年新发展的民宿经营户t9300,单户接待规模达到6张床位(含)以上,且经营满半年以上,通过县级部门联合验收后,县级财政统一按每个新增床位一次性1200元的标准核拨至各乡镇(街道),乡镇(街道)至少按县级标准1:1配套后再补助到户。第三是突出文化主题营造。从休闲设施建设上看,城南金牛村结合山水资源打造“水上茶吧”、“知青文化园”等休闲旅游点,江南镇环溪村结合莲荷产业和爱莲文化打造“荷塘月色观景、爱莲堂内读书”的休闲旅游内涵。从村级发展主题上看,江南镇环溪村主打“一家亲”品牌和“清莲文化”,城南街道金牛村主打“民宿第一村”和“知青文化”等。第四是加强规模集聚引导。目前,桐庐县各级政府积极引导各乡村旅游业主进行规模集聚,加强资源的集约利用与公共平台建设,打造乡村旅游集聚区。尤其是芦茨慢生活体验区,已经被列为省级综合改革试验区。桐庐模式的成功,最主要的因素在于其良好的旅游资源、生态环境基础上政府强有力的主导,其次是发展方式、投资结构的多元化。
图片源于:网络

更多文献敬请关注微信文章(点击题目即可浏览)
识大体 | 政策导向
如何申报国家农业公园
国家发展改革委 国家开发银行关于开发性金融支持特色小(城)镇建设促进脱贫攻坚的意见
中国127个特色小镇都有哪些特色
住房城乡建设部 国家开发银行关于推进开发性金融支持小城镇建设的通知
全国旅游标准化发展规划(2016-2020)
说说旅游用地
美丽风景 |绿道旅游设施与服务规范
顾大局|案例解析
日本公厕--超感人的细节
Ap { 法国最浪漫的小镇
光明日报:特色小镇根在文化
世界上第一例以工业遗产为主题的世界文化遗产
捷克温泉小镇:卡罗维瓦利
美国谢尔比农场公园
工业旅游绝不是简单粗暴
鲁尔区——“德国工业旅游之心”
我院助力岳西创建国家中医药健康旅游示范区
红色旅游案例分析与启示
美丽风景 | 华尔街的牛文化
美丽风景 |峡谷旅游开发这样搞
美丽风景 |山峦沟壑有乾坤
明是非 | 专家论点
为啥大家都做特色小镇
中国已陷入城市化陷阱
生态农业旅游开发必备条件及模式
旅游规划十六问答
小城镇 大问题(上篇)
小城镇 大问题(下篇)
说说旅游用地
特色小镇的融资模式、商业模式和开发架构
2016中国徐州第十届汉文化旅游节隆重开幕
谈谈旅游精品项目
警惕乡村旅游规划陷入“城市化”误区
乡村旅游从哪来钱
台湾生态农庄十大优势
谈谈文化型旅游景区开发
宗教文化主题的旅游景区开发
中国佛寺文化及建筑(上)
中国佛寺文化及建筑(下)
旅游与美学的关系
中国旅游规划历程
旅游品牌怎么能空心化?
谈谈旅游策划与旅游规划的区别
美丽风景|旅游商品开发初探
美丽风景 |旅游业“不差钱”
美丽风景 |咱家也要搞旅游
美丽风景 |戏说农家乐
美丽风景 | 自费游的先驱“宦游”
美丽风景 |农家乐如何高大上
美丽风景 |浅谈乡村旅游规划如何搞
美丽风景 | 从城市文化的内涵看发展
美丽风景|浅谈如何理解传统文化
美丽风景 | 拜年的习俗
美丽风景 | 小年是春节的前奏曲
美丽风景|文化遗产与经济发展的关系
以城市旅游规划为例简述旅游规划体系的主要内容
《“禅意”暖人间,设计回自然》
【美丽风景?观景台?道法自然】
声明:署名李养田文章均为原创,图片或为原创,或为当地旅游局和景区提供,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来稿推介景区,感谢推广本公众号(BJMLFJ)。交流,合作,共进。
东方欲晓杨洁薇,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美丽风景独好!

CONNECT US
TEL:13311305391 13611163959
E-MAIL:mlfj@meilifengjing.com
ADD: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恒基中心
责任编辑
潘晓龙

说 明:因为许多文章都是朋友圈转载而来,只想和大家一起分享,让您感受另一种思想的碰撞,并不代表本平台的观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的文章出处不详,非常感激原文作者的创作与分享,请与“美丽风景旅游规划设计院”联系,素材库将会补上原文作者和出处;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再次感谢!
浏览 : 46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