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纽曼gps书-简单地评述一下市面上有关乾隆继后的史传书籍-闲来梦远 In 全部文章 @2017年07月07日

书|简单地评述一下市面上有关乾隆继后的史传书籍-闲来梦远
前两天有朋友议及市面上关于乾隆继后的书籍,无一例外地,均号称自己写的是“历史上的‘如懿’”,还原Queen Nora一生的本来面目,实则或多或少有脑补甚至脑洞的成分。这里列举三本,简单地评述一下。
一、【皇后那拉氏】/菩提子
三本关于Nora的书籍中,这一本脑补或脑洞的成分比较少,在介绍Nora的生平遭际时,掺杂对于雍乾年间风俗、礼制、法律的扫盲,对于乾隆年间的政治、经济、军事状况也有涉及。但是,本书在写作过程中,显然有参照“乾隆继后”贴吧中的一些史料,甚至直接引用研究成果,却并没有注明出处,有侵权嫌疑。后文涉及相关侵权部分时会有注明。
整本书读下来,觉得作者还是有用心研读史料/文献的隆安天气预报,但在分析上却明显力有不逮,举几个例子勘误:
一是关于Nora侧福金行礼时间,书中第八章这样写道:“雍正十二年十月十八日,吉时已倒,彩轿陈在了中堂……”
历史上并没有详细记载Nora成为Holly侧福金前后的相关时间节点不羁美少年,那么,“十月十八日”这个突兀的日期怎么来的?关于这个话题,“乾隆继后”贴吧里有一个详尽的史料分析帖:https://tieba.baidu.com/p/3808592754 发帖人 @小羽歌歌 亦曾撰文整理过史实: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56163678292820&mod=zwenzhang
“雍正十二年十月十八日,奏为和硕宝亲王迎娶侧福晋拟谒帝后日期折”,“十月十八日”这个时间节点,是内务府定下Holly与Nora谒见帝后日期的日子,即:至少在十月十八日,Nora还没有过门。
二是关于Nora额娘郎佳氏过世时间。书中二十一章写Nora即将被立为皇后,嘉礼前夜“……想起了过世的父母,入宫前的一幕幕……挥之不去。”Nora被立为皇后,是在乾隆十五年。而【清实录】乾隆十五年八月丙戍记载,是日“皇后之父讷尔布、追封为一等公。遣官致祭。造坟立碑如例。妻封为公妻一品夫人陈修侃。以其孙纳苏肯袭一等侯。黄天戈”足见,此时被“追封”“致祭”的讷尔布已故,而被“封”的郎佳氏仍在世。乾隆二十二年三月辛丑成本华,【清实录】载“予故一等公讷尔布妻、一品夫人郎佳氏、致祭如例。”可见,郎佳氏过世,应在乾隆二十二年。
三是关于Nora从断发后到归至宫中相关时间。书中三十八章写“换句话说,继后此时应当还没有做出剪发的举动……”作者由乾隆三十年三月二十三日【寄信档】中的“寄谕御前侍卫福隆安著扈从皇后前行不必过快事”与同日乾隆作出的将继后侄子讷苏肯“交部议叙”的决定,推断Nora当时尚未断发,与Holly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决裂地步。而这个结论,早在几年前,“乾隆继后”贴吧已有朋友得出,但只是假设,并没求证,相关史料见:https://tieba.baidu.com/p/2424754817?share=9105&fr=share&red_tag=1398055936 相关推论见:https://tieba.baidu.com/p/4402261722?pn=1#85547538200l(9楼,发帖人:“继后是不是这一天剪发自伤的,我拿不准,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不是的可能性更大。当时乾隆让福隆安把她送回去,而且一路挺照顾的,回宫后她依然是皇后待遇实习神医,待乾隆两三个月后回来才收册宝准备废后。所以如果是在杭州剪发,乾隆的惩罚来的太滞后,我觉得不符合他的性格。更有可能的是在杭州吵了一架,继后已经不想掩饰了,情绪比较激动李炜托奶事件,乾隆就把她送了回去,让她冷静一下,好好调理。待乾隆回到北京,想跟继后好好谈谈的时候,发现她不仅不想混了,都快不想活了。继后剪发,两人决裂。”)
当然,这个话题如今再讨论已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去年底蓝鲸博物院晒出来压箱底的珍贵文物上,Holly朱批已明示,Nora在闰二月十八日断发: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18685794456943&mod=zwenzhang
四是关于Nora的亲蚕礼嫡女威武。书中第二十章写Holly决定立Nora为皇后之后,尽可能地为其“理顺道路”,但“在亲蚕礼的事情上,乾隆可就没有这样仗义执言了。”其后,引用相关史料详尽地介绍乾隆年间皇后亲蚕之礼的来龙去脉孔令华,然而在甩出一堆史料后却戛然而止,什么是“仗义执言”?什么是“没有这样仗义执言”?我想,作者应该是被某些言论误导,又并没有刨根究底去查证,想当然地以为Holly在亲蚕礼这一方面轻怠了Nora。此前我见过的推论是:因为乾隆十六、十七、十八三年Nora没有亲自行亲蚕礼,并且又没按照旧例“遣妃恭代皇后行礼”,再结合乾隆十四年Holly“妃所恭代者,代皇后也,有皇后则妃可承命行事。皇贵妃未经正位中宫……何得遣妃恭代?”推断出Holly千方百计阻拦Nora行亲蚕礼,不给Nora皇后应有的权力。
但查证【光绪会典】中有关乾隆年间亲蚕礼的记载,可知:乾隆十五年,Nora正位中宫后,已有奏报:“十六年季春吉巳宜飨先蚕,值圣驾南巡,尚未回銮,拟遵照皇后不行亲祭之年,请遣妃一人恭代行礼。”Holly批示:“皇后行礼后,再遣妃恭代行礼。”在皇后未亲祭之前,妃内谁也不能僭越。乾隆十六年,Nora陪Holly出巡,分身乏术;乾隆十七年、乾隆十八年Nora均在孕中,不宜操劳、远行,是故直至乾隆十九年,Nora才首次亲祭先蚕。
关于亲蚕礼其实仍有一些疑惑,比如乾隆二十年Nora再次怀孕,乾隆二十一年Nora再次陪Holly出巡,按理,这两年应该“遣妃恭代”,但实际上仍是“遣官恭代”,不知是礼部的疏忽,还是妃位无适宜人选可以“恭代”亲蚕。当然,这些是题外话了。
总而言之,这本书胡扯八道的成分较少,行文也较为克制、理性,但作者仍是始终没有以学术研究的立场去观照Nora,而是先入为主地给Nora一个“知书达礼,淡泊名利,隐忍不发,佛”的人设,然后引用史料来佐证这个人设的可靠性。本书唯一有价值的是广泛引用的史料,基本上引尽了“乾隆继后”贴吧中整理的所有史料,所以,也不必去入手这本书,去贴吧里搜罗一下帖子,自己阅读分析研究史料,也许你会有独创性的想法。
二、【如懿传】/吴韵汐
怎么讲肖森舟,假如这本书没有打着“传记”的旗号,书名如此,我是没什么兴致去读的。先前读这本书的前几页试读部分,觉得作者不太严谨,犯了些史实上的错误,比如讷礼是继后的哥哥而非弟弟,纯惠皇贵妃从未被乾隆赐姓过,是汉女,姓苏,而非书中所写的“苏佳”。当时想给整本书捉个虫,然而,当我读完全书,才发觉虫无处不在,不知从何捉来。假如这本书是间房屋,从房梁到窗框再到房中的桌椅板凳,全被虫蛀空了。
这本书在消费Nora,也是在消费历史。它不是史实,只是一个漏洞百出的故事,不完全勘误如下:
讷尔布、讷礼均死在乾隆十三年以前,乾隆十三年,讷礼的儿子讷苏肯已承袭佐领职位。所以,乾隆三十年,Nora断发之后南海十四郎,不可能为垂死的讷尔布毅然驰马出宫,还掉了发冠,被民众强势围观“皇后剃了头发”。
可怜的郎佳氏又被早死了。作者想当然地以为郎佳氏死于乾隆初年,错。
雍正十二年三月初一日,上谕高斌之女自使女中被拔为和硕宝亲王侧福金,只是谕令而已美绝兽寰,没有行礼,又何来“高氏的仪礼比Nora的风光”一说?
历史上从没有过哲悯皇贵妃是被毒杀的讲法。弘昼也许对皇位有过觊觎,但绝对不可能蠢到遣杀手去刺杀宝亲王的福金。讷尔布从没将女儿私下许给一位叫作“于敏中”的少年。慧贤皇贵妃虽然无子,但也不意味着从未与乾隆开过车。
乾隆即位之前,与哲悯皇贵妃生过孩子袁雪儿,与纯惠皇贵妃生过孩子,假如他拒绝与孝贤皇后以外所有的女性开车,这些孩子从何而来?
哲悯皇贵妃虽然姓富察氏,但与孝贤皇后没有半毛钱的亲戚关系。哲悯皇贵妃是满洲正黄旗人,孝贤皇后是满洲镶黄旗人。
Nora从来没有抚育过大阿哥永璜,永璜在孝贤皇后死后虽然因为未极尽哀思而遭到训斥,但罪不至死,更不可能牵连Nora。乾隆一次过下令斩杀弘昼、永璜与继后?除非他犯了失心疯。于敏中劫法场?作者是在搞笑?
乾隆相中与孝贤皇后容貌相仿的弟媳妇瓜尔佳氏(为什么弟媳妇会与大姑子容貌相仿?)藉着傅恒入宫觐见的机会与瓜尔佳氏在宫中“干柴烈火”,相传福康安是乾隆的私生子。呵,这个桥段太野了,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吐槽,乾隆、孝贤皇后以及傅恒夫妇倘或有知会来托梦的。
Nora能吟诵乾隆的每一首诗,能临摹乾隆的字……作者知道乾隆一生写过四万余首诗歌么?求作者饶过可怜的Nora。
乾隆十九年的新年过后,五公主夭折——小五:我总共活了两年不到,作者还生生地给我砍掉一年。
Nora从来没收过来自民间的义女。
“一路上,皇帝对容嫔……前前后后竟赏赐给了八十多种口味适宜的美味佳肴,其中包括名贵的奶酥油野鸭子、酒炖羊肉、羊池士等。”不知道作者从什么地方找来的史料。乾隆三十年,根据膳底档,到闰二月十八日之前,乾隆赏赐给Nora、令贵妃、庆妃、容嫔的菜品数量大致相当,赏赐给容嫔的以米面为主,野鸭子这种东西基本上赏赐令贵妃暴力辛迪加,令贵妃无肉不欢。
“二月初十是皇后的生日,……在龙舟上,皇后度过了自己四十八岁的生日。”不在龙舟上,是在陈家庄行宫。
“二月十五,一行人终于抵达了苏州行宫。”“二月十八日暴打魏蜀吴,注定是皇后的劫难日。……杭州城里一片春意盎然。”作者居然连Nora断发的日子也弄错了,是闰二月,闰二月,闰二月。当时没有高铁,不可能在三日之内由水路从苏州到杭州。
其余一望即知的脑洞大开不一一枚举,只想吐槽用蜂蜜在宫门口招惹蚂蚁来拼成一个“祸”这种宫斗伎俩实在太弱鸡,TVB也不敢拍这么蠢的桥段,以及,鹦鹉一而再再而三惹来宫中争斗,无怪乾隆频繁在诗作中嘲讽鹦鹉,又及,孝贤皇后在世时,其余不被乾隆放在眼里的妃嫔以Nora为中心可以组成一个“失宠者不开车联盟”了,乾隆好忠贞。
总而言之,觉得挺无稽的,负分。它唯一的价值是:当个笑料,娱乐娱乐。
三、【如懿传奇】/张晓珉
这本书,假如你有幸见到庄烈王后,最好是敬而远之。太扯。纽曼gps
例如:把Nora的姓氏误会成“乌拉那拉”;
“乌拉那拉氏……建议乾隆将历代嫔妃、皇后中最为贤明的十二人的像绘于后宫之中,组成十二幅宫训图……”——张挂宫训图是乾隆六年前后的决定,此时Nora身居妃位,如何僭越劝谏Holly?
淑嘉皇贵妃病逝后,“乾隆……将皇八子与皇十一子过继给了乌拉那拉氏……”“(乌拉那拉氏)甚至希望用金钱,去换他(永璇)浪子回头”——淑嘉皇贵妃会给作者托梦的;
以及关于Nora断发来龙去脉的叙述:作者写Nora断发前与Holly争执是在乾清宫,写了个奏折历数Holly淫乱之害,Holly抽了Nora一耳光,太后护犊子,Nora“大步流星地走进了尼姑庵刘彩星,并削发为志,准备出家为尼。”——正正是一出好戏。
总之,这本书,没什么介绍的必要,因为毫无价值。
综上,这三本关于Nora的书籍,我一本也不推荐。“历史上的‘如懿’”到底是怎样?关注新浪微博#那拉皇后#超话。谢谢。
浏览 : 25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