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纳洛酮乡土丨记忆中的饭甑饭-河源晚报副刊 In 全部文章 @2017年03月21日

乡土丨记忆中的饭甑饭-河源晚报副刊


图2的这个玩意你见过吗?
小时候在农村吃的午饭就是这么做出来的,
是不是又勾起了你小时候的回忆?
小编编给大家普及一下,
这个木桶叫做饭甑,
主要是用来蒸饭的。
以前农家妇女清早起来,便开始用饭甑准备一天的饭了。
今天,小编带你一起回味饭甑饭的味道……
记忆中的饭甑饭
■凌晓芳
去年中秋回老家,恰逢村中的宗亲办喜事,在家中宴请宾客。那天,我作为客人,又一次吃上了久违的饭甑饭。这,让我忆起了童年时代与奶奶一起做饭甑饭的情景,整个制作过程至今仍记忆犹新。
小时候的暑假,多数劳动力都趁着早晨凉快早早地出去干活了,剩下的老人和小孩金橘花,便在家做饭超级家教。那时候永历大帝,我和七十多岁的奶奶就是我们家的“伙夫”,厨房里的事,基本都被我们全包了,其中每天早上做饭甑饭是我印象最深的。
每天早晨,必然要做的事是烧水捞饭。奶奶先往铁锅里放半锅水,盖上木锅盖,嘱咐我烧火,烧至锅盖冒气就叫她婚巢,说完就出去了。我接受任务后便开始生火,划一根火柴,火苗便在火堂里笑开了,我一掇一掇地把柴草不断往火堂里塞,大概十几分钟,锅盖周边便悠悠地吐出雾气,活像一个大烟囱,水开了。奶奶听到我的叫喊声,腰胯下夹着个簸箩(里面装着几升米)进来,打开锅盖,把米倒入雾气冲天的水中,不断搅拌着锅里的米,生怕米粘锅烧糊了。我配合着继续不停地烧火,直至米变透明,锅里的水也已呈白色,变成“粥水”,这时,奶奶就向我挥手示意停火。然后,奶奶伸手拿下墙上挂着的捞箕(一种竹织的捞饭专用工具),把半生不熟的饭捞起,我们管这种半生不熟的饭叫“生芯饭”,有时饿了会把生芯饭揉成饭团,拿在手里吃。捞起来的生芯饭沥水后倒入饭甑(木制蒸饭工具),这个时候,时常会把番薯、番薯角,或豆豉、咸鱼等要蒸的食物一起放入饭甑,盖上饭甑盖。接着把锅里的粥水舀起倒入装猪食的桶里,把锅刷洗干净,往锅里倒入两勺干净的水,把饭甑端进锅里,把水加至没过饭甑脚约5厘米,奶奶又叫我继续烧火,她又出去忙活了。
大概二十分钟,饭甑盖子周边便冒出几缕白雾,我牢牢地记得奶奶说,要雾气腾腾,饭甑像个蒸气机似的,浓浓的雾气喷十五分钟左右,基本从外面看不见甑脚水的时候饭才熟。所以,我尽管脸蛋已被火苗熏得发烫,尽管坐在灶前很久已腰酸背痛,尽管小手被柴草割伤有点疼,还是不停地往火灶里给添加燃料,直至看不见刚才浸没饭甑脚的水,饭熟了之后才停火。
在我烧火蒸饭的过程中,奶奶早已把菜洗干净,切好。待把饭甑从锅里端出来后,锅铲“嘎嘎嘎”地叫几声,早饭便煮好了。等出门干活的爸爸妈妈和哥哥一回来就可以开饭了。
那时候梁平人才网,煮早饭是一日三餐中花时间最多的,因为一天的饭都要在早上做好,中午和晚上把早上做的饭重新蒸热,再煮点菜就简单多了,甚至有时实在太忙了还会吃冷饭。
记忆中童年的饭并不好吃,松松的硬硬的,颜色也只是黄中带白,饭中时常还夹有不想吃却经常吃的番薯角。但,随着时光的流逝,青少年时期吃过用不锈钢盆子蒸的饭、电饭锅煲的饭、也吃过砵仔炖的砵仔饭,而这次重新吃起饭甑饭时,倒觉得饭甑饭比那些饭还好吃,有木香的味道,那是一种特殊的香,甚至让我怀念起童年时期饭甑里的番薯角饭,怀念起奶奶来了。
豆角饭里的欢乐
■陈青延
岁月在永不停息地流逝。美好的往事像一杯果汁,甜到心窝;似一杯清茶,让人品味。在我没有走出乡村的三十年以前,家中老妈每年用大铁锅焖制的豆角饭,给我们一家人带来了欢乐,留给了我们兄弟姐妹美好的回忆。 在农村那种贫穷的年代,农村人穷则思变,农家做的饭花样很多,有豆角饭、豌豆饭、红薯饭、芋头饭、湖藕饭……这些饭在焖做的过程中,从锅盖边沿的缝隙里透出的气味,那个香呀,叫人口水直涌,垂涎欲滴!我们兄弟姐妹,吃着老妈做的豆角饭,其乐融融,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光。 老妈焖制豆角饭的方法是这样:先选一种熟透了的、皮起褶了的,而豆粒又十分鼓胀略老的豆角,切成筒,洗净,加上油盐,升起大火,在大铁锅里爆炒。待豆角炒得香喷喷以后,老妈再将煮成半熟的米饭,用沥箕把米汤过滤出来之后,把翻炒好的豆角,倒入大铁锅的米饭里焖熟。焖制豆角饭过滤出来的米汤,不但香气扑鼻,而且营养价值很高,老妈经常用它来泡饭,或碾制锅巴粥。 小的时候,只要老妈做了豆角饭,我们兄弟姐妹,就抢着盛进自己的碗里,快快乐乐地吃了个饱!特别是我在乡中学校“跑学”的那几年,每天在学校读书的中餐,都是每天早晨上学时从家里带去的饭。当然,带得次数最多的,是老妈焖制的豆角饭。 在学校里,我常常为拥有老妈做的那种香飘飘的豆角饭做中餐吞吞果实,引以为快乐和骄傲。豆角、豌豆、红薯、芋头、南瓜等都是农家自己地里长的,在农村粮食青黄不接的时候,用豆角、豌豆、湖藕等焖饭,帮助了农民度过饥荒,发挥了应有的不可缺少的作用。我们兄弟姐妹,在老妈的豆角饭里,辞别了快乐的童年与少年的岁月。 如今,社会发展了,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城市和乡村都是采用电饭煲和自动调控的电压锅煮饭了。那种用大铁锅焖制豆角饭的历史早已离我们远去。但是,而今单一的米饭,并没有三十年前的豆角饭、豌豆饭、红薯饭等,那么香甜可口,营养丰富。 我好生怀念青少年时期,老妈为我们兄弟姐妹焖制的香气四溢的豆角饭,更加想念一家人在一起抢吃豆角饭的欢乐时光!
夏夜流萤
■张浩
闲来偶翻《唐诗三百首》,当读到杜牧《秋夕》中的诗句“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时,这“流萤”一词刹时如电流般击醒了脑中沉睡的记忆。是呀,自己竟不知多久没有见到过萤火虫了。这萤火虫的点滴印象还依旧是童年时光保留下来的。 家乡的夏夜是最美的。没有月亮的晚上,遥远而又幽深的天空,繁星点点。一出家门,抬头仰望,北斗七星总是那么明亮地镶嵌在天上。稻田和池塘里的青蛙合唱团早已迫不及待地演绎着它们的成名曲《大地赞歌》,有时幻想,北斗七星就应是它们的指挥。菜畦地上、草丛里、池塘边则荧光熠熠,成千上万个小精灵般的萤火虫,都提着一盏小黄灯在草丛中戏耍飞舞。累了,精灵们又一一降落在草尖、在枝头,忽明忽暗的小黄灯又如天上的星星在闪动,或许,这些小精灵就是天上掉下来的星星。此时,躺在草丛里,就如同躺在星星的怀抱中,满眼星辉,不是仙境胜似仙境。 夏夜最有趣的事情莫过于捕捉萤火虫了。记得小时候,一到夏天晚上dhc黄金霜,又是用电高峰期,农村里经常停电。一停电,我们几兄妹便会跑到草地上、菜园里捉萤火虫玩。飞舞中的萤火虫最难捉,小个子的我们只能寄希望于趴在草丛中的萤火虫。一看到萤火虫刚飞停在草尖,便蹑手蹑脚地靠上去叮叮摩卡,张开双手,然后围拢住草尖,顺手一起,萤火虫连同草叶都尽在手心,无以逃脱。有时候,看到草地上忽隐忽现的小黄灯,也去捉了来,刚放到手心,却吓得够呛,是如菜虫一般的多足虫纳洛酮,像没有带触须和翅膀的萤火虫,赶紧扔掉(长大才知道,那是雌萤火虫)。把萤火虫捉回来,要么放在一个小瓶子里,要么放到蚊帐里,让我们细细察看。刚开始讨论最多的就是,它为什么会发光,问大人,大人也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只说是“腐草为萤”。接着我们的更大乐趣便不在于它发光的原因了,而是把装有萤火虫的瓶子放在床头,或者放飞在蚊帐里,伴随着一闪一闪的荧光,进入了梦乡,甚至梦到自己也成了一只萤火虫,飞舞于天地之间。 现今,到处灯火璀璨,流光溢彩,小小的荧光或许早已湮灭在城市化的进程中,难觅萤火虫的踪迹。我问儿子,有没见到过真正的萤火虫,小脑袋瓜摇晃着秦桑曲,何美璇他的记忆中竟搜不出萤火虫的影像来。也难怪宫闱血,不在农村长大的小孩,还能去哪里寻找如星子般的萤火虫。 今年的夏夜,应该带孩子一起回乡下老家住上几个晚上,期待能聆听到名曲《大地赞歌》,也期待能与萤火虫邂逅重逢,更期待荧光熠熠的夏夜重现。让自己在喧嚣的尘世生活中,重拾一颗自足的童心。

卖菜阿姨
■邓果娣
我昨天上午前去菜市场买菜,在回来的街道上,遇见一个特可爱的卖菜阿姨。她和别人不一样,别人都是大声吆喝干烧带鱼,而她不吆喝,但是她的菜摊上的客户却络绎不绝。
我很好奇,走上前去,走近一看,才发现她的菜都特别的新鲜,而且选择的种类也特别多,有生菜、有荷兰豆、还有小麦菜……绿油油的菜吸引了我,我就站在那里看着那些菜。阿姨忙得不亦乐乎,她对我说:“小妹,你需要什么菜,你先选好,我一会给你称哈!”我对她说不急。
顺着她的声音,我抬头看着她,她个子不高,大概1米4的样子。她戴着一顶农家草帽,黝黑的脸写着勤劳和淳朴。她微胖的身材看起来特别的有福气。
我就在一旁看着她忙碌,看着她给身边的客户称菜,我没有打扰她。大概5分钟过去了,她终于忙完了,对我说:“小姑娘,你要什么菜呢,给你袋子,你自己来选哈!”
我把早已选好的生菜,递给她,只见她熟练地装好了菜,告诉我菜钱是两块钱。我递过10块钱给她,她接过我的钱蔡程,正准备给我找钱的时候周峰国,从菜市场走来一个中年妇女,和她拿早已买好的菜。她把菜递给了那个中年妇女。
回头,一看到我手上的钱,又来拿。
我愣愣地看着阿姨,然后大声地笑着说:“阿姨,我已经给过你钱了哦,那,你看,钱还在你的左手里呢!”我指了指阿姨的左手,阿姨看了看手上的钱裴翠云,自嘲道:“呀,对呀,你看我贪心了,不好意思哈,小姑娘。”我笑着说:“对呀,对呀,贪心可不好哦,但是我相信阿姨是顾不过来,忙忘了呢!”她哈哈大笑,又从红色的塑料袋里,找出8块钱给回我,我接过她手中的钱匆匆离去。走之前,我对她说:“阿姨,谢谢你!”她笑了,看着我笑了,笑得更灿烂了。
没走多远蓝极速网吧,我回头看了她一眼,只见她又开始忙碌起来,招呼着前来的客户,好像她已经忘记了刚才的尴尬。我是相信阿姨的,她肯定是忙晕了头,我内心里是感谢阿姨的,感谢她没有说我没给她钱。我内心里更是敬佩阿姨的,敬佩阿姨可以用巧妙的方式化解了尴尬。
内心里,为阿姨默默地竖起大拇指,为她的勤快,为她的诚实,为她绿油油的青菜,为她的好生意点赞。
她在用自己的辛勤劳动收获自己的硕果累累,来获得大家对她的尊重。谁能说她不值得点赞呢。
图里土气

打渔为生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水库边的乡村,家家户户都要掌握一门生活技巧——捕鱼,因为在农村吃鱼往往要比吃肉容易得多。近日,笔者来到婶娘乡下工作的学校游玩,一天晚饭后随她散步走到东源县新港镇龙镇村看到的,一渔夫在取网上的鱼,收获甚大,就拍下来分享一下他们的喜悦。萧筱


征稿启事
河源晚报文化副刊《乡土》欢迎广大文艺工作者、文化爱好者赐稿天线宝宝玩水。
具体内容:1、与河源相关的节日习俗、婚俗、礼俗等有关的稿件;
2、村野拾趣类,包括有趣的村名、地名来历,有趣的乡野故事等的稿件;
3、与河源的民间美术工艺、民间吃食、特产等有关的稿件;
4、野史故事、民间传说等类稿件。
5、稿件可以是人物通讯、事件通讯、文化热点,可以是新剧目,新作品耐磨的人生,文化新人,演出侧记。
通联地址:来稿请注明栏目、主题、作者真实姓名(需用笔名者请注明)和联系方式,投稿作品严禁剽窃、抄袭,文责自负。
投稿信箱:289171344@qq.com
微信号:xiaoxiao831115
PS:禁止一稿多用
河源晚报副刊
按二维码关注晚报副刊
浏览 : 3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