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童装一件代发九黎-最后血卫士-苏爵 In 全部文章 @2014年10月26日

九黎-最后血卫士-苏爵
写在正文前,年少时一直梦想着可以写本书,白马过隙年少过了,书未成人已老。明天又老了一岁,
静下心来写个故事,送给自己,梦想总要坚持坚持,也许某天就实现了。
01
九黎叛乱

上古年间,黄帝轩辕神族与蚩尤九黎魔族势不两立,史书记载:蚩尤登九淖空桑,黄帝杀之于青丘;蚩尤战死,麾下八十一战将四分五裂,残军退入九黎浮岛城,后人称千乘国。九黎魔族同轩辕神族双方为争夺有限的领土资源,震天的号角连年征战不断,我是洛离,九黎魔族的皇家血卫士,从一出生就注定了要肩负起保卫九黎氏族的命运。
在过去的26年间丑女殇,前方不断传来征战的消息,在遥远的蛮荒之境,血流成河,尸横遍野,而九黎魔族与轩辕神族曾有过的脆弱契约早已土崩瓦解。上古末年,九黎魔族蛮荒之境统帅临阵叛节 ,数万九黎将士被沉无境之海 小丈夫秋月,那一天整个浮岛城为之动容,万千九黎将士长眠无境之海。在叛将的引领下,轩辕族军队势如破竹攻入浮岛城。而此刻的浮岛城所剩将士只有九黎皇家血卫士团,一场鏖战摆在眼前,毫无悬念的结果,而面对这样局势我们没有选择黄达亮,九黎王朝已经岌岌可危,浮岛城外林知誉,数以万计的轩辕大军正在等待最后进攻的命令。

02
负隅顽抗
浮岛城通道和皇宫密道已经被封死,就连九黎传送法门通道也被轩辕族封锁了。而城中,除了数百九黎皇家血卫士以及九黎女王羽裳之外,再无活人,“愿激昂的心永不停息,愿九黎之光永远庇护我们的世界。”当震天的口号响起时,轩辕族军团一路势如破竹的杀到了九黎王座,残存的血卫士在街道和房屋间负隅顽抗,轩辕兽族战车狰狞咆哮,猛烈的撞击着房屋掩体,将房屋和掩体挨个儿摧毁,失去了掩体的血卫士在潮水般轩辕大军面前脆弱不堪。落败的战旗在风中猎猎作响。洛离站在九黎王座前,身后就是九黎族最后领土,面前是狰狞肆虐的轩辕军团, 王座大厅的地面已经在微微颤动了,洛离知道这是敌人的战马声,终于离这里越来越近了。
我回过头,王座上是我的九黎之王-羽裳。在王座面前我曾许下誓言,亦用生命捍卫我的王。无数的轩辕大军压近帝国苍穹,空气骤然变得紧张奇华饼家,洛离握紧了中的陨铁利剑,寒光灼灼逼人,为首的轩辕领袖嘴角浮起一丝冷笑,身后数名敌将嘶鸣长啸,一名战将向洛离发起了冲锋,洛离抽出陨铁利剑策马而上,两匹战马交锋而过五颜六色造句,洛离未等对方兜马回头,侧身利剑脱手而出,纵身飞离战马,对方敌将有些不信的看着胸口透出的剑尖,兵刃当啷一声落在地上,洛离飞身抽回利剑落在马上窒命写真,速度之快令人结舌李辅仁。轩辕族一片嘘声,接着一匹白色战马从轩辕族中疾驰而出,青铜色的战甲泛着寒光,洛离挥剑而上,战斗很短促,敌将的战马被利剑砍掉了脑袋默婚,掉落马下的轩辕敌将很快就被利剑割断了喉管,连续数名战将都被洛离斩落马下,为首的轩辕族领袖再也沉不住气了。剑锋一指无数的轩辕士兵环形包围住了王座,“你们休想通过”洛离高声怒斥这正在接近的轩辕族士兵,“非常戏剧性,血卫士。”为首的轩辕领袖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冷笑,“把九黎冰封的法器给我,我会给你一个痛快。”你休想!童装一件代发洛离瞪圆了眼睛,冰封的九黎剑是九黎族的最大禁忌,我是不会让你得到它的“我不知道九黎剑是什么,我也不关心这些,我只知道我一定要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死亡密码。”轩辕领袖剑锋一指“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你也不行。

“那你就试试看吧”洛离催马跃过逼近的士兵,挥动着手中的利剑在敌军中冲出一条口子,直向轩辕领袖而去,巨大的金属撞击声在王座回响,敌将领袖不愧为三军之首,巨大的金属冲击力在洛离的陨铁利剑上留下一道剑痕。对方快速兜回马来,向洛离冲去。洛离策马闪过,轩辕领袖的利剑贴着洛离的肩凯上留下一道十分显眼的的口子。虽然只是简单的两个回合,但是洛离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开始体力不支 ,连战数名敌将已经开始让自己的元气透支。 如果换做之前的洛离,他绝对有信心击败这个轩辕族的领袖,但是此时此刻,洛离已经预见到自己人生的尽头或许在这里。洛离怒吼一声孙婉莹,又一次向敌将冲去。这一次,两剑交锋金属撞击,骤然的停顿使得两匹战马都人立而起,仰天嘶鸣。两个人都拼尽全力把武器压向对方。但渐渐的洛离已经感到力不从心。灌注了全部力量的利剑被一点点的压向他的胸口,轩辕领袖冰冷的剑锋也在一点点逼近他的喉管。他甚至可以感觉到那剑锋上带来的丝丝寒意。

03
九黎剑一出再无九黎国
突然,洛离只感觉胸口一热,眼前一黑,一口血直喷出来。 敌将立刻抓住这个机会,拨开已经失去力量的战剑,一剑刺向了洛离的胸口 ,洛离侧身想躲,却未能完全躲过,敌剑结结实实的插进了洛离的左臂阿岘洞夫人,轩辕领袖残忍的冷笑,手中大剑一绞,抽了出来。洛离瞬间从战马上跌落了下来,轩辕族士兵蜂拥而上。就在此刻,我的王,从王座上纵身而下,骑着凶悍的食铁兽播弄的意思,猛冲而来绝世小受歌词,蜂拥的士兵在食铁兽利爪前死伤一片,马来法食铁兽一路冲至洛离身旁,羽裳俯身抱住洛离泪如而下,羽裳的容妆的尽毁,我肩上的铠甲摇摇欲坠,一种撕心裂肺的痛在体内蔓延,羽裳定定的看着轩辕领袖,大喝道:好,你要九黎剑,我给你!洛离努力的挣扎着要阻拦却为时已晚,羽裳夺过洛离的陨铁利剑穿胸而过,鲜血喷薄而出。洛离大喊,不,我的王会泽吧!呜咽的喊声响彻整个王座,穿心而过的宝剑慢慢的散发红色灼光。
洛离放下羽裳狠狠地的看着轩辕领袖说:“你不是要九黎剑吗?好,现在我就给你”洛离抽出羽裳胸口的宝剑,翻身骑上食铁兽挥剑而上,九黎剑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无数的轩辕族士兵仓皇而逃褚映群,却又无处闪躲,锋芒的剑气瞬间将轩辕族的生命军化为乌有,而整个王座也开始摇摇欲坠。洛离抱起羽裳罗二的朝战,羽裳却已经是气血全无。其实,九黎族,本无九黎剑。所谓的九黎剑只是上古传说,传说只有饱食九黎王血的陨铁利剑才能变成九黎剑,而九黎剑却嗜血成魔,只有九黎王的血才能将其唤醒,千古年来,始终是禁忌,九黎剑一出,浮岛城尽毁。巨大的王座开始坍塌,九黎浮岛城开始大面积的崩落,洛离死死的抱住了羽裳,走出了王座大厅,跳入了浮岛城下的月神湖。大片的月光的覆盖着月神湖,仿佛千年的一瞬,只是九黎,从此再无国,世间再无九黎族。

浏览 : 105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