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突厥蔷薇乡土印记:回忆出河工的日子-宝坻电台微广播 In 全部文章 @2016年05月24日

乡土印记:回忆出河工的日子-宝坻电台微广播

现在生活好了,收入高了,人们不仅衣食无忧,而且几乎没有什么超负荷的劳动,许多现代化的机械已经取代了人力,应该说我们赶上了好时代。每逢听到年轻人抱怨工作辛苦时,自己年轻时出河工的艰苦岁月就会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产队挖河的情景,冬天到了,地里的活没有了,青壮劳力就转向了河道,清河挖渠,进行农田水利建设。我参与过百里河、县里的窝头河、城北护城河的清淤和多条渠道的整修。
一把把铁锨磨得锃亮,铺盖卷在马车上堆放得山一样。我们坐在装满被窝卷的马车上,听到马脖子上的铃铛叮铃叮铃的响着,狂热的心灵逐渐平静,对未来的生活产生无限遐想……


那时,青年男女都因为出河工而兴奋,个个摩拳擦掌。开工了,工地上红旗招展,喇叭里播放着《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等戏曲,人们干得热火朝天莉莉妮特,有挖泥的,有抬泥的。挖泥时手用力要狠,几锨就是一大兜梁黎明,足足有一百多斤,由两个人抬走,另外两个人再补上,挖泥的再装,抬泥的两个人相互配合着漫画威龙,从河底一步一步抬到河堤,队伍连续不断突厥蔷薇,远远望去就像无数个链条在堤坝和河底间旋转。

最艰苦的岁月是挖海河那些日子。五大三粗的小伙子,一提去挖海河,都不由得打冷战。原因有三个:一是活儿太累,一人一把锹、一辆手推车,自己装自己推,还要爬坡过坎;二是时间长,早上四点起床上工地,七点回来吃早饭,半个小时后又推起小推车城固一中,晚上要顶着星星收工;三是彼此不熟悉,不像生产队出河工,都是一个村长大的,相互有个照应,挖海河都是十里八乡聚在一起,有时既受累又受气,头疼脑热儿根本没人当病,连队规定,高烧超过39度才算病号,出一次海河工王圆坤,至少要掉十斤肉。


还记得,1976年一入冬我们到天津北大港修水库,那艰苦的程度比海河工还要苦。先说住的地方,在大堤的平坦地面上,中间挖半米深、一米宽、十五米长的沟作为人行通道,两边是“炕”,也就是睡觉的地方,两炕要住满三十多人。在“炕”的四周架起竹竿,再蒙上苫布,这样的工棚就是挖河工人的“家”。每隔一百米就有这样一排工棚,也就是一个连队,长长的河堤就像满载货物的列车看不见尽头。

那年冬天的天气几乎总是响晴,却冰冷刺骨,夜晚冷风从苫布的缝隙里钻进来派拉蒙掠夺者,在我们脸上肆虐,连口水都可以结冰,但大家疲倦不堪仍睡得十分香甜!到了早上四点起床时没有一个赖着不起的,大家麻利地穿好衣服,当把脚伸向“炕”下的靴子时,又几乎同时把脚缩回来,因为穿了一天的靴子,里面的汗水已经冻成了冰。排长喊了一声“一、二、三——穿鞋!”大家龇牙咧嘴地把鞋穿上,坚硬的冰鞋被脚的温度慢慢溶化后才随脚,这时的脚也几乎麻木了鲁人执竿。冬天的凌晨四点还是漆黑的,可工地上早已经灯火通明卢小彧。我们的任务是从远远的河底向大堤上推土,大堤距河底有二百多米,有将近二十米落差,每个排有两条大约三十度角的“马道”,铺上木板,一条往上推土,一条空车返回,土不能少装娇诗韵,推车速度谁也不能慢下来。一个慢下来会阻挡后边车的速度,一个挨着一个,一个紧盯一个,循环前进,周而复始。在大堤上放眼望去,遍布大堤的劳动场面一眼望不到头,一面面红旗迎风招展,热火朝天的干劲儿抵御了严寒,装上几车泥土身上的寒意很快被热气驱散,推车到了堤上,冷风一吹,顿时感觉冰凉,连跑带颠下了大堤,再装上一车又是一身汗。虽然是数九寒冬,人人都是单衣单裤,我们排的三十多人竟然没有一个感冒的,似乎所有的苦与累都伴着口号声和歌声化作了革命的壮志豪情。

艰苦的农村生活,不仅锻炼了我的身体,冯天魁也磨练了我的意志,让我在后来的人生路上不畏困苦飙车战场,一往无前!

文稿 王金志
播音 制作潘月利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欢迎投稿:fm96@sina.com


宝坻电台微信号:baodidiantai
欢迎收听FM96宝坻电台节目
浏览 : 44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