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离央也很重要但没什么人去的凋零热振寺-老林的阅微澡堂笔记 In 全部文章 @2016年07月13日

也很重要但没什么人去的凋零热振寺-老林的阅微澡堂笔记
热振寺乃噶当派教戒的祖庭,渊源于阿底峡,由其弟子仲敦巴于1057年创立,距今已有九百多年的历史,是噶当派的第一座寺庙。

地址:
在拉萨市之林周县境内。位于县驻地以北、唐古乡普央岗钦山麓,唐古乡距县驻地88公里,县城距拉萨市65公里。
交通:
早上7:30在拉萨东郊车站乘坐去热振寺的班车,票价31元/人。
一些历史:
1041年,阿底峡(982~1054)应吐蕃王益西沃、绛曲沃迎请至阿里,传教三年,后至卫藏传教九年;
仲敦巴幼年丧母,其父续娶,因与继母不和而出走拜赛尊为师,后得知阿底峡已到阿里弘传教法,遂辞赛尊去阿里;
1045年仲敦巴谒见阿底峡;
1054年圆寂于度母寺所在地;
1055年仲敦巴在聂塘主持了悼念阿底峡的仪式,并在聂塘建了度母寺。不久,藏北当雄一带地方的头人们集会,派人请仲敦巴到热振地方传教;
1056年,仲敦巴带领阿底峡的其他弟子连同阿底峡的部分舍利搬到了热振,同年修建了热振寺,将阿底峡的遗骨供奉在热振寺银塔中;
1057年,仲敦巴创建热振寺后,继承了阿底峡全部显密教法,并以此寺为根基,逐渐形成了噶当派;
公元十一、十二世纪,噶当派僧众发展很快,遍布全西藏;
公元十五世纪初,宗喀巴根据噶当派的教义加上他自己对显密经论的造诣,创立了格鲁派。因此可以说噶当派是格鲁派的前身,格鲁派是噶当派的进一步发展。格鲁派创立之后,热振寺演变为格鲁派。
寺院宝贝:
1、“觉阿疑绛巴多吉”(是阿底峡所依之本尊)。据《卫藏道场胜迹志》记载“凡对此像祈祷叩求,无论何事皆能如愿成就”;
2、侧头的阿底峡像,极为稀有(林聪注:在《掌中解脱论》中,特别提到此像都市花缘梦。见附录);
3、金洲大师灵骨宝塔;
4、阿底峡灵骨宝塔;
5、仲敦巴灵骨宝塔;
6、据传兴建该寺主殿时,臧健和龙王献来了色玛(金柱)、宇玛(玉柱),作为殿中的主柱;
7、寺周围三万株古柏,树龄在千年以上吉弗雷,传说是仲敦巴灵树,传说为其功成圆满后剃下的头发化为柏林,从不枯败;
8、长形甘露泉;
9、仲敦巴闭关洞;
10、宗喀巴大师的师父仁达华的房间;
11、仲敦巴法座;
12、仲敦巴石头户外法座,即后来宗喀巴大师开示《功德本颂》之处;
13、宗喀巴大师在寺后狮子岩闭关静修,著述《菩提道次第广论》的茅庐等古迹(林聪注:《广论》卷24跋文:多闻苾刍修断行者东宗喀生善慧名称吉祥著于惹珍胜阿兰若狮子崖下,“惹珍”即“热振”的同字异译)。
以上乃抄来的混合纪要。
附录:
宗大师在热振寺狮子岩造《广论》,热振寺在以前是很重要的寺院。宗大师在造《广论》之前,写了《道次第传承上师启请文--开胜道门》,也迎请一个侧头的阿底峡尊者相。在一个月中,宗大师如同看到真人般宝瓶座流星雨,看到所有道次第传承上师,主要是亲见阿底峡、仲敦巴、博朵瓦、霞惹瓦,宗大师有任何的问题都可以问这些传承上师。之后华邑阳光里,仲敦巴等三位上师融入阿底峡身中,阿底峡将手置于宗大师头顶加持说:「去做利益众生的事业,我会来帮助你。」所以我们会说由此因缘,阿底峡尊者要宗大师造《广论》。
堪萨师公自传中提及朝圣热振寺:“
于热振寺,我们为一百七位左右僧人献上供养金作全寺集会放茶用款等。该寺为宗喀巴大师著作《菩提道次第广论》及《启胜道门祈请文》之地,是一富有加持力的圣地。
考量其缘起义,所以我与以祈竹仁波切等两位仁波切为首的弟子们传《菩提道次第道歌》,念诵《启胜道门祈请文》、《功德根本颂》、《善慧胜教弘扬愿文》等,并猛励发愿。”


这是宗大师开示《功德本颂》的地方。
前年,堪萨师公、祈活佛、阿活佛一起去了这里朝圣,发现比较凋零,师公说怎么这么重要的寺院竟然比较凋零寺院兴亡匹夫有责云云,便马上要在这里象征性地讲一次《功德本颂》,由祈活佛、阿活佛和倒霉的司机等充当听众。
图里听众中间那位是祈活佛,图片右为阿扎活佛。看看那肢体语言多恭敬啊,烈日当空呢,拉萨的阳光是很毒的呢。

热振寺(也译为“惹真”、“ 惹珍”、“惹震”等)在拉萨的北方,距离市区约四、五小时车程(和前往达隆寺是同一条路),路况极差。每天清晨,拉萨客运站有一班次似乎中途也停达隆寺的大巴前往,当天来回。

这座现今甚为凋零的古寺,不被导游、游客所熟悉,然而它在西藏佛教史上却有着无比重要的地位三鞭海狗丸。
在大概一千年前,天竺高僧阿底峡来到西藏弘法,后圆寂于现在机场附近的度母寺(见《度母寺》)。1057年,大师的首徒仲敦巴带着大师部分guHui等,来到了热振寺所在地,建立了这座寺院,并长期在此修行、开示,直到圆寂,发展出后来对各大教派均影响深远的噶登派传承。我们可以说,度母寺是噶登派的孵化地,而热振寺则为噶登派祖庭。在1397年,宗喀巴大师到此修学,后又于此地开示,更在这里著成旷世巨著《菩提道次第广论》。由于大师的威望离央,热振寺遂演变为亦称“新噶登派”的格鲁派属寺。寺院后来产生的热振仁波且世系(见《锡德林》),更曾担当西藏摄政之职。

每逢羊年的七月十五,即每十二年一次,相传十万空行母会在热振寺周边地区聚会,寺院举办“十万空行母法会”,来自西藏各地数万僧俗云集于此,参与为期七天的念诵、供养、晒佛、法王舞等活动,乃西藏佛教徒的盛事。
进入寺院范围,先会看到成片的千年古柏林。相传此处是仲敦巴大师撒发地点(亦传说柏林为仲敦巴头发长成),历来无人砍伐。这些参天的老树形态各异,大多高逾二十米,最高的甚至有三十多米诗囚是谁。
靠近主殿的地方暴雨心奴,能看到几处遗迹,包括曾经供奉阿底峡、仲敦巴guHui的灵塔和热振寺老殿废墟。西藏的寺院殿堂李三光,向以柱数为面积的度量衡。这座老殿废墟,本为全盛时期的大殿,其柱数比甘丹寺能容纳几千僧人同时上殿的一百零八柱大殿还多,由此可见寺院当年的兴盛。附近的一个小方形建筑,至今尚存仲敦巴亲写的观音真言石碑。
种顿巴亲手写的咒语:

大殿供奉仲敦巴大师等圣像,并有一角为宗喀巴大师当年初次开示《诸功德根本颂》确切地点。此殿展示两块神奇的石头,其一有天然的观音身形图案,另一为自现的观音真言咒字。
寺院宝贝 - 自生观音(无法拍好,原物确实很像一个人形,比较神奇):

寺院宝贝 - 自生咒语:

大师在此位置写出《诸功德根本颂》:

在偏殿中,供奉了寺院的镇寺之宝-文殊金刚像。这尊具千年历史的文殊金刚来自天竺,传说由文殊大士亲造。
这尊佛像传说曾经显灵说话三次之多,第一次是九百多年前某高僧步入殿堂时,佛像突然开口说“进殿必须脱鞋!”佛像平常并不对外开放,唯一能看到的机会是在适逢为佛像涂金的时候。由于佛像不大,涂金所需的金子其实不多。
希望为此神圣佛像涂金的朝拜者万山剿匪记,可预先备好金子自己带来。涂金时,几位负责的僧人会组成小型仪仗队,沿途吹螺恭请,把佛像从内殿隆重请出。
此偏殿在1959以前,曾存有一面以《大藏经》堆砌的经墙。据历史记载,此经墙常出现灵异现象。在风调雨顺的年份,经函会显得很整齐地陈列在书架上;在战乱的年度,僧人会发现经函放得杂乱无章,甚至出现经墙莫名其妙地自己倒塌的神秘现象。
寺院主尊(文殊金刚像):

在别的小殿里,能朝拜第五世热振仁波且在五岁时显现神通,在石上踏出的脚印。此外,还有格萨尔王年代的将士盔甲、第四世班禅大师骑马在石上踏出的蹄印石。在蹄印石旁边,展示着一块据说与龙族有关的有趣石头,其纹理如同一条活灵活现的蛇被镶嵌在石里。
第四世班禅大师骑马时马蹄在石头上神通踏出的蹄印:

寺院宝贝 - 龙族化石:



朝拜完各殿堂,可往后山上闭关处朝礼。此处从山脚可遥见季佳熙,乃仲敦巴、宗喀巴、达隆塘巴(见《达隆寺》)等大师之修行处彩信下载。六百年前,宗喀巴大师便是在此地点写出了格鲁派最重要的论著《菩提道次第广论》。
在离开寺院前,可向僧人请购热振寺特产草药香粉。此香是天然植物晒干而成,别无加工,呈棕色粉末状,对净化空气、预防感Mao很有奇效陆军野战医院。
寺院比较凋零,但学习气氛还是很好,这里是辩经:

相关阅读:
寻根:正在迅速消失的拉萨旧城区
寻根 - 广宗寺(法尊法师出家寺、纪念馆、纪念塔)
寻根:哲蚌寺康萨活佛像
寻根:色拉寺,朝拜自己喇嘛的康村
寻根:色拉寺Sera Monastery
寻根:天竺色拉寺昧院13康村
全部用于支教工程
于寒冷者施温暖,令入菩萨大云中
浏览 : 7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