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禁止吸烟标志图片乔茉一眨不眨地盯着欧阳旭冷漠的背影,心中那一簇微弱的希望,被这无情的大雨一点点冲刷。直至,灰飞烟灭。我愿一死,只求换你一次回眸-蘇蘇书屋055 In 全部文章 @2014年06月22日

乔茉一眨不眨地盯着欧阳旭冷漠的背影,心中那一簇微弱的希望,被这无情的大雨一点点冲刷冬红果。直至,灰飞烟灭。我愿一死,只求换你一次回眸-蘇蘇书屋055
001 绝望的爱
“十年了!”
即使雷声阵阵,也掩盖不了乔茉声嘶力竭地哭喊。
雨水打在她柔嫩的面颊上,割肉般的疼,却比不过心中的绝望。
乔茉站在桥边,痴痴地望着一米开外,决绝的背影。
“欧阳旭,十年了,我爱了你十年,等了你十年,你就连看也不愿看我一眼吗?”乔茉痛苦地连声音都低了下去,淹没在哗哗雨声中。
又有谁能明白,这样孤注一掷的绝望?
而那个背影,在听到这般惨绝的告白却也无动于衷,只在雨夜中扔下一句近乎无情的话,“我从来没有要求过你爱我,你又凭什么要求我看你一眼?何况,你自以为是的痴情只会给我带来困扰!”
顿了顿,欧阳旭低沉的声音又冷漠地说道,“乔茉,你再这样,只会让我厌烦你,甚至厌恶你!”
厌恶?
乔茉喃喃地低声重复着。
倏然间,她笑了起来,绽放在雨水覆盖的苍白容颜上的微笑,那么艳丽,仿佛开在黄泉路上的彼岸花,鲜血般的妖娆,死亡般的绝望。
她声音柔柔缓缓,携着脸上浅浅的笑意,仿佛是在跟爱人诉说着最甜蜜的情话,“无论如何,无论我怎么做,你都不肯爱我,甚至不肯看我一眼,甚至,还会讨厌我,是吗?”
欧阳旭冷酷而坚定地说,“是。”
乔茉脸上的笑,愈发的明艳了。
一道闪电劈下来,将她惨白的容色照的如幽幽月光一般,清冷凄凉。
那一双本来如水温柔的黑眸,盛着天地枯死的哀伤。
不知何时,她手上多了一把刀。
她突然轻声地说,“那么,如果我死在这里,能不能换来你的一次回眸呢?”
那把刀,就放在她的颈动脉处,刀刃上,映着一张清丽的脸蛋,目光如死水,却仍缠缠绵绵地胶着那挺拔的身影。
欧阳旭似乎愣了一下,身子有一瞬的紧绷,但在这一刻,仍然冷酷的没有回头。
大概,乔茉的生死,与他无关。
乔茉一眨不眨地盯着欧阳旭冷漠的背影,心中那一簇微弱的希望,被这无情的大雨一点点冲刷。
直至,灰飞烟灭。
我愿一死,只求换你一次回眸,而你,竟残酷地连一丝同情都不愿施舍。
欧阳旭,我爱你,竟爱得这么苦。
——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情人最后难免沦为……”
乔茉突然惊醒,目光还有些涣散迷离。
那个梦……
铃声不间断地尖锐地响起,乔茉无奈的接了电话,还没开口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训斥。
“你丫的做春梦啊!这是梦见贝克汉姆了还是梦见潘安了啊?再等一秒钟,老娘就灭了全世界的男人!凡是公的一个不留!赶紧的给老娘梳妆打扮!老娘这是头一次陪你过生日,你丫的给我打扮漂亮点!要是美不过范冰冰老娘把你打包了快递回你娘肚子里重新整容!”
乔茉腹诽,交友不慎啊……她怎么交了个这么凶神恶煞的朋友。
挂了电话之后,乔茉躺在床上,两眼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发呆。
梦里,欧阳旭到底回头了吗?
她到底有没有自杀?
都怪那许柔依,要不是她的连环夺命call,她就能看到这个梦的结局了。
她相信,欧阳旭最后一定会回头的。
因为,他爱她。
和她爱他一样,爱了十年泰嘉物流,甚至更多。
只是,她不明白,他们那么相爱,她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
梦里的他,好像真的一点也不喜欢她呢。
想不明白……
*
发新文咯,欢迎各位姑娘收藏推荐留言
慢慢看,会有惊喜哦!
每天12点和20点各一章更新!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血性山谷!
002 梦醒
等乔茉赶到和许柔依相约的西餐厅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
当乔茉在她对面坐下,看到她一身名媛淑女的打扮时,毫不留情地讽刺,“你以为穿的跟淑女一样,你就真成淑女了?”
许柔依故作羞涩地抛了个媚眼,“听说这家西餐厅帅哥尤其多,第一印象还是很重要的。”
乔茉翻了个白眼,她就不明白了,就许柔依这样的性格,怎么会取个这么温婉柔情的名字。
“哎嗳嗳,有帅哥有帅哥,你快看你快看,啊……他在看我,他在看我嗳……”许柔依突然极兴奋又极压抑地狂喊着,吸引了很多男士戏谑的目光。
乔茉此时此刻真的很想拿餐牌挡住自己的脸,但拗不过许柔依双眼冒爱心的激情,只能顺着她的目光往窗外看。
突然,她的目光顿住,眼里透着久别重逢的狂喜,但只是一瞬,脸色转为枯死的惨白。
“我好像看到欧阳旭了。”几乎是机器人一般麻木无力地说出这句话。
“看到谁?欧阳旭啊,哦……”许柔依的注意力完全在她口中的大帅哥那里,听到乔茉的话,也只是很随意地敷衍了一句。
像是被雷劈中了,许柔依突然反应过来,她盯着乔茉凄凄楚楚的脸,“你看到欧阳旭了?”
乔茉看着欧阳旭手臂上挽着一个漂亮的年轻姑娘,脸上挂着她几乎没见过的温和笑意,这一刻,她只觉得脑子里乱哄哄的,全是卡带的杂音。
许柔依看着乔茉这样痛苦的表情,心口一滞,立刻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就见窗外,一对情侣甜蜜地向她们走来。
她一愣,“是她?!”
乔茉的脑子里仍是乱哄哄的,完全没注意到许柔依说了什么。
许柔依瞧着乔茉死灰般的眼神,很是心疼,只是一念间,她拉起乔茉的手,“不就挽个手嘛,还不定是什么关系呢,再说了,就算真是情侣,老娘也能帮你把他抢过来!”
然后,然后在乔茉的意识还有些混沌的时候,就被许柔依拉走了,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站在欧阳旭跟前了。
挽着欧阳旭的女子看到许柔依的时候,怔了一下,而后不高兴地皱眉,“许柔依,你在这儿干什么?”
许柔依毫不客气地横了她一眼,“关你屁事!大人说话,小孩一边凉快去!”
“你!……”
许韵未出口的话被欧阳旭打断了,温和而疏离的客气,“你是乔茉吧?好久不见,我都快认不出你了。”
乔茉突然就愣在那里,他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十年,才十年没见没联系而已,他竟然都快认不出自己了?
乔茉脸上是苍白的笑,心口如被重物狠狠地捶打,一下又一下,疼得她都快没知觉了。
别说十年,就算是二十年,就算是在人潮汹涌的街头,只要一个背影,她都能一眼认出他来。
可他,却快认不出她了。
那么,那些年的情意,是不是也不过一场过眼云烟罢了?
每天12点和20点各一章更新!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003 无情
许柔依在旁边瞧着,只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可是看到乔茉这副模样,又心疼地要死,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抓住乔茉的手,给她冰凉的心传递一点温暖。
“许韵,这男的谁啊?”许柔依问道。
许韵也看出来乔茉的反应有些不对劲,没准又是一朵暗恋欧阳旭的烂桃花吧。
这样一想,她紧紧偎在欧阳旭肩上,脸上洋溢着幸福甜蜜的灿烂笑容,“我男朋友欧阳旭,怎么样,是不是很帅很有魅力?”
乔茉只听到耳边有哗啦啦的声音,好像她的世界开始崩塌。
湛蓝的天空变得灰雾蒙蒙,好像末日就快来临。
她痴怨的目光胶着欧阳旭俊逸而清淡的脸庞,声声凄楚,“欧阳旭,这是真的吗?她当真,是你的女朋友?”
欧阳旭几不可察地皱了下眉,“自然是真的。”
乔茉忍着心头突来的痛意,强自笑着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不等欧阳旭开口,许韵就不高兴地说,“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她又盯了眼许柔依,“你这交的都什么朋友啊?没见过高富帅啊!真够花痴的!”
许柔依冷冷地瞪着她,“你再多说一个字,我把你扔到马路中央去!”
“你敢!”
许柔依冷笑,“你可以试试!”
许韵虎着脸,要不是顾忌自己在欧阳旭跟前的形象,早骂回去了。她委屈地摇了摇欧阳旭的胳膊,很幽怨地喊了声,“阿旭……”
欧阳旭似是没心情理会她,很淡漠地对乔茉说,“我并不认为我们已经熟悉到可以分享这些事的程度。”
听到这样平淡却又无异于判下死刑的话,乔茉如坠冰窖,浑身冰冷,但是,好像有什么被她忽略了许多年的东西慢慢浮出了水面。
如果他真的喜欢她,怎么会十年来不闻不问?
如果他真的喜欢她,又怎会带着女友回国?
如果他真的喜欢她,又怎会用这样冷漠的眼神看她?
难道,这十年来的爱,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可是,她爱了十年,等了十年,如果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她怎么能死心!
乔茉轻轻笑着,即使笑容明艳动人,却也只让人感觉到冬日寒风刮来,“欧阳旭,看在我们同学一场的份上,请你实话告诉我,这十年来,不,应该是十三年来,你有没有喜欢过哪个女孩子?”
大概是感觉到许韵的紧张,欧阳旭微皱了下眉,然后说,“许韵是我第一个女朋友,自然也是第一个让我喜欢的人。”
许韵得意的笑了,而对乔茉来说,整个世界鹤顶红金鱼,仿佛都安静了,没有一丝声音。
乔茉清清楚楚地听见她自己的声音,轻飘飘的,那么痛苦而压抑地,好像从很远的世界缓缓飘来,“所以,你的意思是,当年读书时,你从来没有喜欢过任何人,是吗?”
欧阳旭笑了一下,可看在乔茉眼里,却是嘲讽不屑,那么的刺眼。“我们学校,有谁能入得了我的眼呢?”
每天12点和20点各一章更新!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004 云淡风轻
乔茉只觉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这个世界都黑暗了,唯独这张俊逸而清淡的脸,轮廓却愈发的清晰,慢慢的,和十年前,那张神采飞扬,洋溢着青春的稚嫩脸庞重合在一起。
“茉茉,你还好吧?”许柔依急忙扶住几乎晕倒过去的乔茉。
乔茉站稳了,深呼吸几次霸狮狂爱,视线逐渐清明,天空依然湛蓝,街市依然嘈杂。
她冲着许柔依笑了笑,“我没事,我挺好的,真的。”
转眼,又看着欧阳旭和许韵,声音清清淡淡的,透着点轻快,“欧阳旭,很抱歉,跟你开了个小玩笑,希望这点小插曲不会影响你和许小姐的感情,祝你们幸福,再见。”
“师姐,我们走吧。”乔茉依然笑得轻轻浅浅,却突然让人有一种,风华绝代的感觉。
“啊?”许柔依愣住,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这还是刚刚那个要死要活的乔茉?
“啊什么啊?”乔茉翻着白眼,轻轻戳了一下她,“可是你说的这是你头一次陪我过生日,我不把你宰的下个月都只能喝白粥吃咸菜,我还是乔茉吗?你瞧你瞧,那蛋糕都准备好了,可别浪费了。”
说完,乔茉就拉着还有点没回过味来的许柔依往西餐厅里钻。
“刚刚那女的谁啊?”许韵这才有点不高兴地问道。
“中学同学而已。”欧阳旭似乎仍有些不耐烦,好像很不愿提及乔茉。
“你真的没有喜欢过她?跟我说实话吧,都十多年前的事了,我不会介意的。”许韵不依不饶地问。
欧阳旭突然笑了笑,许韵却在他眼中看到一丝丝寒意,“我中学那个学校,什么都没有,就美女多,她那长相,顶多算不丑而已,就算要喜欢,也不可能喜欢她。”
不过,欧阳旭又问,“她旁边那位是谁?你们好像关系不浅?”
提及许柔依,许韵不高兴地撇撇嘴,很是不甘愿地说,“那是我姐。”
欧阳旭瞥了眼刚进西餐厅的许柔依,若有所思。
——
面对欧阳旭时,乔茉的凄楚哀绝仿佛只是幻影,如果不是许柔依一直都在,她甚至也会觉得,这一天,对于乔茉来说,是有多平淡。
可是,偏偏发生那样的事,乔茉依然和她谈笑风生,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其实,乔茉和欧阳旭的事,许柔依知道的不多。
她只知道,乔茉喜欢欧阳旭十年,等了他十年,并且这十年来,两人没有任何联系,可她依然这样爱着,等着。
乔茉说,欧阳旭也是喜欢她的,只是当年大家都还小,这样禁忌的感情,谁都不能说出口,只要大家心中明白就好。
她就这样无怨无悔地等了十年,却等来一个“有谁能入得了我的眼”的结果。
许柔依想,当年,乔茉或许真的很喜欢欧阳旭,就像所有早恋的人一样,以为这样就是一生一世的爱恋。
只是,经过十年的岁月洗礼,或许乔茉爱的只是那段未曾说出口的青涩情怀,她所怀念的,也只是那段青葱岁月。
所以,即使乔茉依然喜笑颜开,许柔依也没有太过担心,她只是需要一些时间冷静一下,沉淀一下而已。
乔茉是个乖乖女,即使到了酒吧,也只是点了杯橙汁而已。
这时,许柔依接了个电话,偶尔会看乔茉几眼,眼神很有些古怪。
每天12点和20点各一章更新!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005 一夜迷醉
挂了电话,许柔依说,“宝贝儿,我家里有急事,得回去一趟,要不你也跟我一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你有急事你先走吧,我再待一会儿。”
许柔依想了想,乔茉也的确需要一个人静一静,只是她仍有些不放心,“那也行天之游侠官网。记住,不要喝酒,早点回去,一个人小心点。”
“知道拉知道啦都市花盗,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你快走吧。”
许柔依走前,又给酒保一笔丰厚的小费,叫他看着点乔茉。
酒保笑呵呵地应下了。
许柔依走后,乔茉挂了半天的笑容,全数消失了。
那样清丽的容颜,那么清淡的表情,在喧嚣的酒吧中,她就仿佛来自红尘世外的女子,如水双眸中的忧伤,一点点,蔓延开来。
她跟酒保要了杯酒,酒保一想,许柔依只是让他看着点她,可没说不给酒喝,所以酒保很爽快地给了她一杯酒。
乔茉看着在手中缓缓旋转的血腥玛丽,不禁笑了。
她不怕喝酒,不怕喝醉,因为,连许柔依都不知道,她酒量很好。
但是她忘了,酒不醉人人自醉。
她还忘了,这里是酒吧。
在酒吧里买醉,那不就等于,**么……
——
阳光有些刺眼,即使乔茉还在睡梦中,也伸出手放在眼前,似乎要挡住这样灿烂的日光。
头很疼,乔茉不舒服地翻了个身,然后,然后发现手摸上了什么光滑舒适却又有点硬邦邦的东西,很像——
她小时候卧在爸爸怀中,爸爸坚实胸膛的触感。
咦?不对,怎么可能是爸爸呢!
这种不对劲愈来愈强烈,连头痛都被忽略不计了。
乔茉立刻睁开眼,入眼,便是一双幽深的眸子,深黑中带着浅浅的棕,优雅而迷人,却又似有一种可以吞噬一切的霸道。
他的薄唇浅浅地勾着,浅笑悠然,又有一丝让人不寒而栗的邪佞。
他是个很帅的男人,五官深邃,轮廓如刀削,和欧阳旭的儒雅阳光不同,他古铜色的肌肤衬出几分野性,就像荒漠中的狼王。
桀骜,狂妄!
可是……
她的床上为什么会有一个陌生男人?
“啊!!!”反应慢半拍的乔茉终于想起来尖叫了,立刻将双臂都放进被子,人也跟着往后退。禁止吸烟标志图片
她惊恐的发现,她全身都是光溜溜的……
她的贞操啊……
她保存了二十四年的第一次是要留给欧阳旭的啊啊啊!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谁让你待在这里的!”不待男人开口,乔茉就用颤抖的声音厉声质问。
似乎是阳光太过刺眼,男人漂亮而迷人的眼眸微微眯着,他声线低沉,富有磁性,就像夜半时,电台里的男主播略略沙哑的声音,迷人极了。
“昨晚在酒吧,可是你硬拉着我不放,非要拽着我上你家的。”
昨晚?酒吧?她拉着他?
头又开始疼了,零零碎碎的画面在脑海中闪过……
昨夜,不过几杯酒,她就醉了。
酒醉,人就放纵了。
好像,的的确确是她看到这帅哥就非拉着他走,她还记得,回了家,还是她把这帅哥给扑倒了。
那些令人耳红心跳的画面还在脑中飘荡……
“你!你个牛郎!”乔茉尖刺的声音破空而响,也不知是恼恨还是羞愤!
每天12点和20点各一章更新!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006 轻浮
男人的脸,立刻青了。
脸上优雅迷人的浅笑也荡然无存!
他绷着一张俊脸,咬牙切齿地说道,“我是徐承曜!”
听她这意思,昨晚无论换成哪个男人,她都能扑上去吃干抹净了?嗯?
一想到这女人会被其他男人看个精光,徐承曜的脸已是乌云密布,恨不得将乔茉生吞活剥了才能解气!
“我管你徐承曜还是中成药啊!”乔茉似是没看到徐承曜危险的表情,立刻吼了回去,还翻了个身从床头柜里拿了一叠钱递给男人,“拿了钱赶紧给我走!”
“等等!”乔茉突然想起了什么,小脸上的表情一惊一乍的,她半眯着一只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徐承曜,“你刚说你叫什么?”
“徐!承!曜!”
乔茉呆了一下,然后闭着眼睛,抚着胸口自我安眠,“我们国家这么大,有几个重名的应该很正常吧?很很很正常的吧……”
徐承曜看她这鸵鸟样又觉得好笑,小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煞是可爱。
他侧躺着,单手撑着额头,略略清了清嗓子,正儿八经地说道,“乔小姐,很遗憾地告诉你,我就是你们的新任局长,徐承曜。”
徐承曜……新任局长徐承曜?
那个据说是从中央调下来历练的帅的无可救药的单身钻石王老五徐承曜?
乔茉仍然呆了一下,脑子像是被雷劈了一样一片空白。
在她想挖个地洞钻进去的想法出来之前,脑海里出现一块黑板,上面用白色粉笔好死不死地写了一句话:乔茉,你被潜了!
乔茉的眼睛像是被电打了一下,狂叫了一声后,腾地坐起来,也顾不得会不会春光乍泄,也忘了眼前这人是她的顶头大上司,立刻死命地推他,“我的徐局啊,您老人家赶紧穿了衣服走吧,这要是被人看见了,指定以为我被你潜规则了,这要我以后,哦,不,让您以后还怎么发挥领导的威信啊?你放一百八十个心,我绝不会出去乱讲的,绝不会有人知道昨晚发生的事的!”
徐承曜看着乔茉的反应,愣了一下,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如此看来,误会,也是挺好的。
——
乔茉估摸着徐承曜也觉得是占了自己的便宜,所以很爽快地就走了。
徐承曜虽然走了,可乔茉就开始陷入万劫不复的痛苦。
从昨天到今天,从突然得知欧阳旭从未喜欢过自己,到莫名其妙的**,乔茉觉得她简单的大脑已经消化不了这一切了。
甚至,她欲哭无泪,她想尖叫也叫不出来,想发泄也不知该如何做。
更不知道,这一切,到底该怪谁!
是她太轻浮?还是想借此事报复欧阳旭的无情?
有意义吗?
欧阳旭的的确确从未说过喜欢她,一切都只是她自以为他喜欢而已!
怪徐承曜夺了她的身子吗?
可从头至尾,都是她主动黏上他的,他也只是,和一个普通男人一样,不拒绝主动献身的女人罢了……
说到底,也只能恨自己!
恨自己心口不一的痴情!她若果真是那么专一的女人,即使欧阳旭不喜欢她,她也不该如此放纵自己!
她其实,就是个轻浮的女人罢了!
每天12点和20点各一章更新!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007 棒打鸳鸯
乔茉缩在被窝里,双目呆滞,难过的没有任何表情,像极了空洞的木偶。
直到电话响了,才拉回乔茉的思绪。
听到熟悉的“十年”的铃声,乔茉苦笑不已。
接许柔依电话的时候,乔茉的语气已经平静地像一汪湖水,声音却有一丝细微的颤抖,但许柔依好像很兴奋的样子,完全没注意到乔茉的不妥。
“宝贝儿,快点出来,老地方见,老娘有特大好消息要公布。”许柔依风风火火地说完这段话就把电话给挂了,也没问乔茉有没有空。
乔茉缩成一团,长叹了一口气。
想了想,还是把“十年”那首铃声换了,而后手指无意识地翻着手机,莫名发现收件箱和发件箱多了几条信息。
是昨儿半夜许柔依发的,“宝贝儿,到家了吗?”
乔茉回,“已到家。”
许柔依说,“那就好,宝贝儿,早点睡啊,做个好梦,晚安。”
乔茉回……乔茉压根就没回。
乔茉昨儿醉醺醺的,可不记得有跟许柔依发过信息,那么,就只能是徐承曜替她回的!
“啊!!!”乔茉发泄地狂叫,“死人许柔依!”
她回信息的语气明显跟平时不一样,许柔依居然没发现!
许柔依要是发现了,回个电话过来,她就不会贞操不保了!
啊啊啊!
死人许柔依!!!
——
许柔依老远就看到乔茉,她虽然穿的很性感妩媚,行为举止却大喇喇的,“宝贝儿,这儿呢,快点过来。”
这一声黄鹂出谷的呐喊,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还有窃窃私语,乔茉下意识地就拿起包挡在脸上,直到坐下,也没把包拿开。
“到底什么好消息啊?怎么就你一人儿啊?我还以为终于有师姐夫给我见见了呢。”乔茉没好气地说道。
许柔依难得的羞涩了一下,“快了快了。”
乔茉愣了,“真的假的?”
“先不说这个,宝贝儿,我现在要公布的好消息,你听完之后可得坐稳了。”许柔依激动地抓住乔茉的双手,眼里是挡不住的兴奋快感。
“行了,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张锡纯医案。”乔茉见她实在高兴,也渐渐笑出来了。
“欧阳旭跟许韵分手了!”
乔茉呆住,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昨天看他们还挺幸福的样子……而且,师姐你是怎么知道的?”
许柔依眼睛闪了闪才说道,“昨天晚上许韵带欧阳旭回家,老头子不喜欢欧阳旭,逼迫他们分手了。就这么简单咯。”
乔茉毫不留情地戳穿她,“师姐,你知不知道,你一撒谎就会脸红,这些年来一点进步都没有。”
许柔依被她这么一说,脸更红了,眼睛也扑闪扑闪地眨着,支支吾吾好一会儿,才不爽地翻了个白眼,“好啦!跟你说实话啦!我跟老头子说我对欧阳旭一见钟情了,他要是不逼他们分手,我就跟他断绝父女关系!”
乔茉惊讶,“然后你爸就真棒打鸳鸯了?”
“那是当然了。”许柔依颇为得意地说,然后话锋一转,“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欧阳旭答应地那叫一干脆利落,走的那叫一潇洒倜傥,好像对许韵全无感情一样。据说许韵到现在都打不通他电话呢。
每天12点和20点各一章更新!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008 狗血
乔茉咋舌,许柔依的父亲对她的溺爱可真是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不过……“可是师姐奇才公子,那许韵好歹是你妹妹,你何必为了我伤害自己的家人呢?”
许柔依小小地嘘了声,也没回答她,倒是感慨道,“我本来以为欧阳旭跟许韵在一起是稀罕老头子那几个小钱呢,谁知我一打听之后,你猜怎么着?人家可是IT新贵,比我家老头子还有钱呢!”
乔茉无语,许伯父那几个小钱?据她所知,许家可是当地数一数二的豪门望族啊。
有钱人的金钱观真是难以理解。
此时,许柔依又兴奋地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乔茉,“你瞧,这是欧阳旭的名片,电话公司地址什么的都在上面了,你想怎么做,全凭自己决定咯。”
乔茉摸着名片上欧阳旭三个字,一时间,五味陈杂。
他从来没有喜欢过她,她还有什么立场去爱他呢?
她想起梦中,欧阳旭说过的话,无论她做什么,他都不会喜欢她,甚至会厌恶她……
那她,还何必去招人嫌呢?
乔茉还苦恼地感慨着,许柔依又兴奋地叽叽喳喳了,“宝贝儿,还记不记得昨天我在餐厅那儿看到的那帅哥啊?我已经打听清楚了,他是你们单位的新局长,叫徐承曜,你知道吧?那可是陨石级的王老五啊!老娘要不把他拿下,老娘就再也不穿裙子了!”
乔茉突然就觉得自己又被雷劈了!
这可是天雷滚滚的——
狗血啊!
许柔依瞧着乔茉表情有点不对劲,她惊讶,震惊,难以置信都是正常的。
可为什么,她眼里还流露出一些尴尬,羞恼,羞愧?
“宝贝儿,怎么了?”许柔依担心地问。
乔茉眼神躲躲闪闪,“没,没什么……只是,只是,”她咬着唇,不敢直视许柔依关切的目光。
“到底怎么了?”见她支支吾吾的,许柔依更觉诧异,更加担心。
“我只是觉得,徐,徐局长,配不上你。”
“为什么?”许柔依不解。就为了这个原因,她至于这么难受吗?
乔茉暗暗呼着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才慢慢抬起眼皮,黄天戈才敢看着许柔依。
“因为他就是个伪君子,昨天晚上你走了之后,他也去那家酒吧了,”乔茉把心一横,开始瞎编乱造康金利,“他居然在公共场合公然调戏女孩子,还带走了两,哦不,三个靓女!师姐,你想啊,哪个正经男人会这么随便的!”
许柔依听完之后,愣了一下,然后笑出声来,笑得那叫一个花枝乱颤,笑得乔茉莫名其妙。
“宝贝儿啊,你可真是个乖宝宝啊!”许柔依笑得都快流出泪来,“他都二十八了,有需求很正常的嘛!再说了,像他这样的富贵公子,哪个不是万花丛中过啊!”
乔茉无语,就知道许柔依看中的是徐承曜那张皮。
不过这样也好,就他那样的种马,哪里配得上许柔依!
“宝贝儿,你可真是个乖乖女,我忽然有点同情……等等,我接个电话啊……”
每天12点和20点各一章更新!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009 人生有几个十年
许柔依听电话的时候十四阙,脸色微微有些沉,不耐烦的眼神中有些古怪的担心。
挂了电话后,她只嘱咐了两句很快就离开了。
乔茉坐在那儿,有些无聊。
目光落在欧阳旭的名片上,她轻声呢喃,“欧阳旭……”
心头,却一片茫然无助。
从昨天偶遇欧阳旭到现在,过去了整整一天时间,而她,似乎都还没有时间去消化欧阳旭从未爱过她的事实。
她甚至,还来不及去伤心怒剑啸狂沙。
时间竟过地这样快,弹指便是十年时间,人是情已非。
时光竟走的这样慢,她对他的爱,一如十年前,没有一分褪色。
有皮鞋轻碰地板的声音,像是刻意放缓了脚步。
乔茉心头突地一跳,抬眼,一如十年前,撞进一双黑色的眼眸,清洌幽深。
仿佛岁月再给了她一次机会。
就如同乔茉没有想到她和欧阳旭十年后的初遇会是那样的情形,她依然没有想到,第二次见面,是这样的突如其来,让她毫无准备。
欧阳旭看到乔茉,有些意外,但很快又恢复成温润的淡漠,“乔茉,你好。”
乔茉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般,见到心上人时,是欣喜而羞涩,甚至是惊慌失措的,心里,就像揣了只小兔子一样跳个不停,面上却还要装出一副淡然镇静的表情。
但是,她所有少女的羞涩情怀,在感受到欧阳旭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时,都化成湖面薄冰,冰冷而尖锐地刺痛着她的心。
乔茉浅浅一笑,“你好。”
她还想再客套两句,打破这种沉闷时,注意到欧阳旭好像在看她的手——确切的说,是她手里的名片。
乔茉才想起自己手上拿的,正是欧阳旭的名片,登时惊慌地像是做错事被发现的小孩子,脸红得像团火烧云。
她立刻将名片握在手掌中,胡乱地塞进包里,好像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一样。
乔茉心如擂鼓,觉得丢脸极了,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欧阳旭时,欧阳旭清淡的嗓音如同一阵凉风扫过她酡红的面颊。
“我等朋友,你随意。”
然后,乔茉看着那双黑色皮鞋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她既松了口气,却又觉得一股失落划过心房。
乔茉看着窗外人潮如涌,忽然就想起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这两个词。
是啊,十年……
一个人的一生,能有几个十年?
一个人的一生,又能爱几个人爱十年?
她想起许柔依把名片给她时说的话——
你想怎么做,全凭自己决定!
她爱了十年,等了十年,又怎能因他从未喜欢过她而放弃呢?
已经爱了十年,再多爱十年,二十年,又如何呢?
乔茉在心中轻声而坚定地说:乔茉,你不是轻言放弃的人!
乔茉迎着窗外灿烂阳光,闭着眼,唇角轻扬,微笑明媚。
——
“欧阳旭,不介意我坐这儿吧?”乔茉走到欧阳旭的桌旁,扬着灿烂的笑脸。虽然是询问,但人已经毫不客气地在他对面坐下。
“有事吗?”欧阳旭问道,语气和声音一样,清淡得无情。
“我是想告诉你……”
每天12点和20点各一章更新!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010 贞操不保
“我是想告诉你……咦?你眼睛怎么了?”乔茉本是准备一番深情告白的,却突然发现欧阳旭眼角处有淤青,正好被黑框眼镜挡住,要不是她一直盯着他眼睛看,也绝不会发现的。
这样一问,她猛地想起,昨天见到他时,他似乎没戴眼镜的啊。
“不会是跟人打架了吧?”乔茉惊讶地问道,闪闪的眼睛里却充满了八卦的味道。
大概是被人发现糗事了,欧阳旭有一些尴尬。
但尴尬之余,却还有一些惊讶,更有一丝晦涩的苦意,叫人难以察觉。
欧阳旭轻咳了一声,掩饰了自己的情绪,“这不重要。你想告诉我什么?”
乔茉撇撇嘴,腹诽道:这人真刻板,八卦都不许!
不过,她还是记得自己的正事。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看着欧阳旭漆黑的眼睛,一字一句,极为认真地说,“欧阳旭,你听清楚了,我只说一次的。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和你女朋友分手,但现在,你已经恢复单身了,纵然你没有喜欢过我,但也不能阻止我喜欢你,追求你。我要告诉你的是,我爱了你十年,等了你十年,我不会轻易放弃的,所以,我会继续爱你等你,直到,我不再爱你的那一天。”
洋洋洒洒告白完,乔茉发现,表白,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把埋藏在心底了十年的感情表达出来,真是前所未有的畅快。
甚至于,无论他会做出怎样的拒绝,她似乎,都不会在意了。
反正她心意一定,除非自己不再爱了,否则,绝不放弃!
乔茉一瞬不瞬地盯着欧阳旭,生怕错过他任何一丝情绪。
她看得出,他很震惊。
可是,他眼睛里有太多的情绪,以至于,她根本就看不透,哪怕一点点也看不明白。
但是,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好像看到他的眼眸有一丝裂缝,一股悲伤,从那丝裂缝中蔓延出来。
只是一瞬,她在他的瞳孔里看到自己的脸渐渐失了血色。
因为她听到他说,“乔茉,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你所谓十年的爱,是如此的廉价,而且随便。”
原来,那丝裂缝,那股悲伤,是属于她的。
乔茉听到自己的声音,那么轻,像是随风飘散的柳絮,“你什么意思?”
欧阳旭慢慢地抬了抬眼皮,看在乔茉眼里,却是轻谩。“你口口声声说着爱我,一边又在酒吧买醉找男人,我没说错吧?”
乔茉怔了一瞬,脸刷地白了,声音破碎而颤抖,“你昨晚也在?你都看到了?”
欧阳旭笑了声,“当然。”
“那你为什么不拦着我!”不知道为什么,乔茉就是觉得很气愤,还很是伤心。要不是念着是公共场合,肯定拍案而起了!
欧阳旭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我见你兴致勃勃,怎能坏你的好事!”
乔茉气得满脸涨红,“我那是喝醉了!醉得人事不醒!哪里有什么兴致啊!要不是你,我又怎么会喝醉!又怎么会……怎么会……”
又怎会贞操不保!
每天12点和20点各一章更新!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011 为情自杀
欧阳旭眼睛闪了闪,避开了乔茉愤怒的目光。
“你不知道喝酒误事吗?都这么大的人了,出了事该找自己的原因,而不是去埋怨……!”
“我想欧总现在应该关心的是你前女友为情自杀的事,而不是教育我的下属。”一个低沉而磁性的声音突然响起,霸道地打断了欧阳旭的话。
这声音乔茉也不过听了一次,可是,实在太特殊了,她不想记住都难!
所以一听到这声音,她身子都绷直了,僵硬地很幻影丹尼。
可是……
他说前女友为情自杀是怎么回事?
纵使极度不愿意再面对这个男人,乔茉还是僵着身子转过去,问道,“什么为情自杀?”
欧阳旭也看着他,眼皮只是动了一下,却没有太多的反应。
徐承曜在乔茉身旁坐下,逼得乔茉像避毒蛇一样往里坐了些。
“欧总跟他女友分手,他女友痛苦难当,为情自杀,就这么回事。”一句话轻描淡写,仿佛生命于他,不过蝼蚁。
“那她现在怎么样了?”难怪刚才许柔依接了个电话就匆匆就走了,大概就是许韵的事吧。
“幸亏发现及时,暂时死不了。”徐承曜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流露出和他目光一样的邪气。
乔茉稍稍松了口气,许韵要真出了事,她也难辞其咎,她和师姐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
“你,不去看看她吗?”乔茉轻声问。
欧阳旭看着前方,焦距不知落在何处,语气,一如既往的清淡,近乎无情,“真想寻死,就不会救得回来。”
乔茉怔住。
可一瞬后又了然。
这话初听之下,着实无情,可一揣摩,也确实是这么个理。
又何况,那可是许家的女儿,怎会如此脆弱,不堪一击?
她记得许柔依说过,欧阳旭跟许韵分手后,她到现在都打不通欧阳旭的电话,估计也是想用这么一招逼欧阳旭现身吧。
谁曾想,欧阳旭的反应,却是如此凉薄。
乔茉苦笑了一下,也不知是为许韵,还是为自己。“可她好歹是你前女友,对她,你总归还是有感情的吧?关心一下,也没什么吧……”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乔茉怔了怔,随即笑了,苦涩蔓延。
这个人,竟然冷静到近乎没有人情的地步。
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什么人什么事能够让他失控?
爱上这样一个人,注定是命中之劫!
她却只能愈陷愈深。
乔茉忽然觉得心里头堵得厉害,找了个借口先告辞。
起身的时候,动作有些猛,一张纸片从包里飘了出来,正好落在徐承曜手上。
乔茉见是欧阳旭的名片,就有些急,又不好意思说让徐承曜还给她。
徐承曜像是没看到她的着急一样,唇角一勾,懒洋洋地说,“我正好想要欧总的名片呢,你们不是同学吗?应该不需要这东西吧。”
她需要!她太需要了!乔茉在心中狂喊,可又不能真的抢回来,更不好意思再问欧阳旭要。
这一急一怒,再看这徐承曜那张狐狼一般的脸,就开始烦躁了,干脆一跺脚就走了!
等她走出去才发觉不对,徐承曜怎么知道她和欧阳旭是同学啊?【未完待续】看全本请联系微信:ww1153496402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sssw055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浏览 : 164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