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神雕侠杨过后传也能活出诗意 即使生活苟且-镜中鸡西 In 全部文章 @2018年03月28日

也能活出诗意 即使生活苟且-镜中鸡西
点击上方蓝色小字“镜中鸡西"添加关注免费订阅,每天都能看到这样的文章

01
我家附近的菜场门口,常年有一位中年妇女在卖烧饼,从日出到日落,一年四季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她。
她黑黑的面孔,穿着廉价的外衣,系着一条棕色的围裙。和她聊过,知道她孩子已上了大学,老公身体不好病退在家。这个烧饼铺成了全家人的生计来源,所以除了过年的几天外,她一天也不敢休息高屋建瓴造句。
这是一个终日为生计操牢的中年女人,我想她的心灵已经油腻了吧。
有一天傍晚,我在公园散步,在一群跳交谊舞的男男女女中,突然发现一张熟悉的面孔,竟然是卖烧饼的妇女,我很诧异,此刻她换上一身亮丽的衣裙全娱天王,随着音乐正翩翩起舞。她的舞步看上去那么轻盈,脸上的笑容也甜美如花,与白天那个油头垢面的女人判若两人。
第二天见到她时,我说昨天在公园看到她在跳舞。她告诉我,只要不下雨,每天都会去公园跳一个小时的舞。黄昏回到家,吃过饭梳洗一番,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去跳上一会舞,是她一天最开心的事。她说每天起早摸黑,没有别的乐趣,只有跳舞的时候,才感觉到自己是快乐和自由的。
在日复一日的忙碌中,每天跳一个小时的舞,让她在繁重的日子里,寻找到了生活中的一缕诗意地心毁灭。
02
我的老家隔壁住着一位瘸腿叔叔登云水库,瘸腿叔叔自小患上小儿麻痹症韩镇浩,使他成为一个残疾人。瘸腿叔叔和他母亲相依为命刘姓的来源,靠在路边支起的一个补鞋摊养活自己和母亲。
瘸腿叔叔一生未婚,也从没离开过家乡的小镇。他的生活清贫又孤寂,如一滩死水,这样的人似乎只能苟且地过一生。
但在我儿时,常常听到有时低时高的二胡声在回荡,声音是从瘸腿叔叔家破旧的窗户里飘出来的。
白天他将二胡随身携带,没生意的时候,会时不时地拉上一会。我清楚地记得他拉二胡时的神情,微闭双眼,时而凝神静气,时而摇头晃脑,在音乐的世界里,他是世上最富有的人。
一把破二胡将他带离贫瘠的生活,即便无人听懂,也无人喝彩,但那是属于他的诗意。其中的甘美与幸福他已饱尝。

03
在《丰子恺文集》中,读到过这样一段文字:上午有课,下午无事。与三儿到圩买冬笋煮之,复加以蛋,甚美。饮三花酒二杯我爱饭米粒,吃饭三碗。
这篇文章虽短,却透露出生命的喜悦。不过是冬笋加蛋彭妙计,二杯酒三碗饭,却能感受到作者超然万物的快乐。
而事实上,当时的丰子恺处境并不好,文集中收录了他大量的日记书信,从这些日记书信中可以看出,那几年刚好遇战事频发,经济窘迫,丰子恺被牙痛足病感冒肺病屡屡困扰,再加上妻子儿女又多病多灾,常常需要向朋友借钱度日寒山闻钟论坛。
这样的处境下,丰子恺先生工作之余还坚持画画、看书、写散文。尽管物质匮乏、身体欠佳,也保持着达观的心态。可见一个人处境再不好,也能活出诗意来,就看你有没有一颗向往诗意的心。
王尔德有句名言:生活在阴沟里,依然有仰望星空的权利。但大部分人都只顾低头叹息,忘记了头顶上的星空。
04
在当今高效快节奏的生活中,每个人每天像一架机器在运转,感觉要被压得透不过气来,有人会说,这样的生活哪有什么诗意?
其实诗意就在你庸常的生活中,每天听一首乐曲,欣赏一副画,读一首诗,给远方的朋友送去一声问候,陪父母孩子散一会儿步,都可以让自己从各种的琐碎中抽身,享受到生命的美好。
哪怕你在匆匆赶去上班的路上,对路边盛开的野花多看上几眼,都能感受到生活的诗意。稍微停顿一下,与那些美好的遇见点个头,握个手,只需要那么一瞬,就如同扑面而来一缕清风。
王小波说过:一个人只有今生今世是不够的,他还应当有诗意的世界。但很多人误认为诗意只和远方有关,只和财富捆绑。
其实生活中处处有诗意,如果你留心,会发现有一片小草在悄悄地冒芽,有一树花朵正绽放清香,有一行文字会带你去远方……可惜我们总是来去匆匆,只顾埋首眼前的东西,工作、学业、升职、房子、车子?花花公子拉瑞?于是感叹:生活只剩下眼前的苟且。
一枝花,一场雨,一曲舞,一次远行,一声温暖的问候,哪怕只是每天对着镜子中的自己,露一个芬芳的笑脸,都是诗意的生活。
一个心怀美好的人,即使生活苟且,也能活出诗意。
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高晓松我从小住在清华校园里,家是那种二层的小楼,外表看起来很普通,面积也不是特大,但是特别安静。周厚恩这地儿都没动过,也没装修之说,从我生下来就是这样红色的,很老很旧。但我在那儿真觉得挺好,有一个家,但我在那儿真觉得挺好,有一个家,不仅仅是睡觉的地方,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房子多少年了,我们也在感慨:后边的院子多好啊,出门就是操场、游泳馆,还有漂亮的女生,白发的先生;四周的邻居生生不息造句,随便踹开一家的门,里面住的都是中国顶级的大知识分子,进去聊会儿天怎么都长知识彭帅吧,梁思成林徽因就住我前面的院子神雕侠杨过后传。小时候有什么问题家里老人就写一张字条,说这问题你问谁谁谁。我找到人家家里,打开字条一看失踪女人,哦,你是那谁家的孩子,那你讲吧,都是中国头把交椅啊。这才是住处真正的意义吧,它让你透气,而不是豪华的景观、户型和装修什么的。2007年,我们搬了出来,因为家人都在国外,我又不在清华教书,学校就把房子收回去了,后来我去了洛杉矶。去了美国,我一样是无房户,坚定的无房主义者。刚去美国的时候,我做编剧和开发,只卖出了两首电影歌曲。美国流行音乐是草根文化,美国卖吉他的黑人当我师傅都有富余,不是说他弹得比我好,是同样一个琴我们弹的都不是一个级别梁以全,出的声音都不一样。国外很多伟大的乐队,都是一个班的同学拿火吉他,在中国整个高校也选拔不出一个牛的乐队。为啥?国内很多年轻人的热情都分散了,赚钱的热情大过音乐本身,比如买房。郑钧有一天跟我说,有些艺术家被抓进精神病院,成了精神病;有些精神病人从精神病院逃出来,成为艺术家,你就是那后者,你的生活就像行为艺术。不过,我肯定不属于时尚人士,因为从来不关注别人的流行趋势,也算不上中产阶级,如果我的钱只够旅行或是买房子,那我就去旅行。平时除了听听歌,看看电影,我最大的爱好就是满世界跑着玩。大概去过三十多个国家了,到一个地方就买一辆车,然后玩一段时间就把车卖了,再去下一个地方。经常在旅途中碰上一堆人,然后很快成为朋友,然后喝酒,然后下了火车各自离去。之前还在欧洲碰见一个东欧乐队,我帮人弹琴,后来还跟人卖艺去了,跟着人到处跑到处弹唱,到荷兰,到西班牙,到丹麦……我妈也是,一个人背包走遍世界,我妈现在还在流浪,在考察美国天主教遗址。我妹也是,也没有买房,她挣的钱比我多得多。之前她骑摩托横穿非洲,摩托车在沙漠小村里坏了,她索性就在那里生活两个月等着零件寄到。然后在撒哈拉沙漠一小村子里给我写一个明信片,叫做“彩虹之上”,她在明信片里告诉我说,哥,我骑了一个宝马摩托,好开心。我看到沙漠深处的血色残阳,与酋长族人喝酒,他们的笑容晃眼睛…然后她就开一宝马摩托张益宁,坏了,说整个非洲都没这零件,她说你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吗?我在撒哈拉一个小村子里给人当导游郜妍妍。我妈从小就教育我们,不要被一些所谓的财产困住。所以我跟我妹走遍世界,……,就觉得很幸福。我妈说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我和我妹妹深受这教育。谁要觉得你眼前这点儿苟且就是你的人生,那你这一生就完了。生活就是适合远方,能走多远走多远;走不远,一分钱没有,那么就读诗,诗就是你坐在这,它就是远方。越是年长,越能体会我妈的话。我不入流,这不要紧。我每一天开心,这才是重要的有钱先生。
喜欢就转走吧口唇茶,用正能量激励自己鼓舞他人
浏览 : 7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