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神秘宝藏之谜九峰山巅约新梅-若兰心 In 全部文章 @2015年11月26日

九峰山巅约新梅-若兰心
过完年,便听得春天的脚步急急地走来女孩当自强。阳光开始温暖,雨水开始温润,清风拂面,江水泛波,万物都像在憋足了劲地生长似的。而我,便一日日地想念起那九峰山下的寒梅,只怕自己去晚了,错过了花期。
元宵佳节那日,儿子女儿都各归其位,去了学校,我便急不可耐地顶着冷雨,上九峰山赏梅登山。

果然是有些晚了。枝条上的花虽还在盛开着,地上却已经是遍地的落英。我想昨晚一夜的雨,肯定也打落了不少的花魂。但见斑斑点点水润清凉少女红唇般的碎花瓣,粘在泥地上,人在其间,就像走在一块碎花毯子上零点谋杀案,你的脚会走得很小心,只怕惊扰了这些在山地间静卧的香魂,一种寂寞悲凉的春情便在心间荡漾开来。

你可能会在类似的桃花林里奔跑欢笑,而在这一树树的寒梅间站立,连笑容都会觉得展不开来,你只想静默地站立,看着那枝条上紧致的花朵儿发呆,马秋子只想默默地陪着它们,希望时间在这林间停止呼吸,让自己和这些花儿,这些枝条儿,能交融在一个世界里,一个离尘凡很遥远的世界,一个让你孤欢寂乐的世界,有些许悲凉,也有些许惊喜。喜悦的是生命原来可以像眼前的梅花一样,静静地开放,静静地坠落,不为谁来,不为己哀,在这天地间傲寒送香,迎来生机勃勃的春天。

出门时本来下着雨,到了这梅花林里,雨竟然停了,伞也收了起来。游客很少,三三两两,多的是一对对的小情侣。也许只有爱情的力量,才会让人无视这冷雨阴湿的天日,不改初心赶赴这谷间来一场倾世情约。只见清风过处,落红翩翩纷纷梦特工迷影,花枝颤颤奈何天,游人疑似非人间,空中泪,隐落泥尘。

红花艳,白花纯,深红烈透,黄色的脂梅开得早,枝上已经很少见了。想起去年来的时候,因为时间紧,没有去爬山,所以今天除了看梅花,还有一个心愿犹大之窗,就是爬九峰,上山巅看看。走尽林谷,梅花深处,有一块石碑横立在山坡下,遒劲的草书刻着毛主席的诗词卜算子.咏梅: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它在丛中笑。笑对百花,不争不恼,自开自俏自报春,这何尝不是生命需要的本色。

从梅林深处右侧转进一处山坳,便是九峰山的登山路了。这地处宁波北仑地区的九峰山,虽早有听闻,却是去年才第一次来,所以今天是第一次踏上它的登山路。走了一段便觉得,和许多免费的登山古道相比,这里确实有它吸引人的地方。先是路况很别致,兜兜转转,弯弯绕绕。水泥梯路,石头梯路,卵石路,碎石路,层叠变换。在深崖下,在石林间,在山崖上,在涧水中,在瀑水边,在山林里,你走在上面,是断然不会厌倦的。你不知不觉的就会发现,你竟然走了大半小时了,而心情竟然和刚走时差不多,脚不酸,腿不疼,呼吸不急促叶安婷,最多胸间添了一点点的温暖气息。

最独特的要算这里的石头。在这块泥土肥沃,草木繁盛的土地上,竟然能在这里见到这么多大大小小的石头,简直是个奇迹。大石成了山,嶙峋万象,小石处处列,林罗棋布,各有姿态,聚集在这山坳间,便成了风景,再加上涧水潺潺,瀑水隆隆,抬眼青山翠,脚边草木欢。而更有特色的是在石林草木间缠绕的溪涧水。这里的涧水,水势大,水面宽,急走缓流,成瀑成潭处处,那声响便像一首山间的进行曲,高低起落,低沉宏亮,像这弯路一般绵延转折,浸淫在游人的耳边,给这一弯山水添韵加律,生命和自然的动态美感,便在这山间似山雾样酝酿升腾,也在你的心间里酝酿升腾。

有山路陡陡弯弯,有原始的石头各展丰姿,有涧瀑灵动热闹,有青山低眉弄腰,人在这样的地方,又是这样阴湿清朗的早春天,山尖处云雾袅袅,山坡下墨色如画,清风吹拂,偶遇三两游人,自有清欢从心而出,无语有寂乐,未酒醉情思。

在一处涧角转弯处,抬头见一对男女站在远处一块石头上,正在拥吻。这一路走来,越走近山顶,人迹越见少了,为了不打扰他们的山水情趣,我便放缓了自己的脚步凶案清理员,和他们拉开距离。山顶近了,涧水远了,山路平缓了,一种和杉树一样挺立冲天的树,叫不出名字,光秃秃的没有叶子,在路边像卫士一样一个个矗立,很是壮观。

走着走着,那对被我撞见拥吻的情侣黄舒骏老婆,迎面走回来,我想,山顶肯定就在前面了,看时间伊芙莲嘉,从山脚走到这里,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
山顶很空旷,有几处宽敞整齐的房子三仙矛草。松风茶室,名字很美,可惜除了卫生间里的自动冲水声,门扉紧闭,连个人影也没有。路牌有指示,从右侧穿过一处房屋的大院落,是上九峰之巅的路,登上那里,也是我今天的愿望,我便沿着院子走过去。

没走几步,几声狗吠吓得我直哆嗦,一只黑狗从屋前蹿出来,我连忙蹲下身子,假装捡石块的样子,那狗也停下了。又一只大黄狗狂叫着走出来,我更害怕了。回头走还是往前走,我心里盘算着,看一米外有一把废弃的笤帚彭罗斯阶梯,我便快速地拿到了手上,有这等武器在手,我心里虽然还是害怕的,不过自觉得危险已经远了,我不怕你们两狗了。

手里晃着破笤帚,我在狗吠声里走上了去山巅的梯路。因为是景区黑狱风云2,有30元的门票在,九峰之巅是一处景点,所以山路极好,梯路旁有油漆过的铁栏杆可以扶手。不过到了这里,之前的大小石头已经全然不见了,路旁只有矮树藤草。而越往上走,雾气越重,之前的清朗天满目翠,现在成了满目的迷雾,片刻间便半湿了头发。

快到山巅时,遇一小伙从上面走下来。我问他关于狗的事,居然他走过时那两狗没吠他,原来那狗只专门欺负我这等女流哪房艺谈。小伙子还告诉我,山顶上很好玩,很舒服,就是风很大。
果然,没一会儿,神秘宝藏之谜我便听见呼呼响的风声在上头吹卷,就像不远处来了几头怪兽一般贺宏娟。我一会儿便走上了山巅,让自己成了被怒风狂卷的怪兽。

九峰之巅,有牌立在那里。在这几席宽的全是石头,不长柴草的顶上,我从挎包里拿出一块小毛巾特斯联,垫在屁股底下,坐了下来。
几米方圆的乱石外,长着一圈柴草木,一侧是陡崖,围着铁栏杆,除了看得见这些,看得见身处的石头山巅,被称为九峰之巅的几平方米地以外,除了白茫茫的雾天围绕,便什么也看不见了。我的浅色丝巾被风卷起陈松年,冲上我的头顶,仿佛想追上头顶的雾云,绝我而去。而我呢,也觉得自己来到了天际里一样,没有仙人,没有祥云,只是一个孤岛般的小小星辰。它只有几平方米大,我只能转转身走几步远,这便是我的世界,一个孤立的云中世界,能听见人间的乐声在遥远的某个地方回荡。

我坐在山巅,任风吹卷我,想象自己成了山脚下仰望时,在云里飘落的仙人。想念山脚下的梅花,那一片片的落英里,可停留着一个个的仙魂?它们会不会在雨后的雾天里,就像今天,就像现在,追随着山雾,飘上了我眼前的云端里,在那里酝酿四季的缱惓情思。但等寒冬来徐美凤,但等季风吹,再飘落尘凡,去谷间凝郁一段绝世的芬芳春情清木场俊介。那么,就在此刻,我便和你们约定了吧。
相约九峰明年时,重上峰谷吻香肩。

回程也是清欢一路,野山茶花自开自落。近山脚时天下起了小雨,撑伞而行。据说东海龙王罚太子木耳龙神曾在这里清修,五个龙女恋这里的山水曾在此间居留,在龙潭里沐浴,王安石在这里任职时曾在这里修水利。此间的山水,莫不是留有仙人的气息?谷里的寒梅,莫不是诗人那墙角数枝梅的儿孙?
想到这里,我哑然失笑。
浏览 : 7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