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神武外挂乡|失落的风景线:儿时年俗的记忆(张祥口述)-耒耜说 In 全部文章 @2014年04月23日

乡|失落的风景线:儿时年俗的记忆(张祥口述)-耒耜说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有家才有家凤凰劫歌词,过年必须在自己的家,这样才实实在在过个家乡的年。
我家是郓城西南四十五里的杨堂村。我家的过年风俗有很多讲究,可以说:步步有情,事事有意。进家门都有挡财棍,院子洒满芝麻杆,院中围着粮食仓,到处贴着大红吉祥字。虽然移风易俗多年崔真英,但传统的讲究还是有人在传承,只是儿时过年的几道风景现在已经很难再现了,即使还有,也都是些移花接木的东西了。

贴门神是传统年俗中重要的一部分
现在春联、门心联都是些金光闪闪的胶印纸,上面写着发财、发财还是发财的联词,花个十元、几十元到集市上就能搞定。
但在幼年时期,都是拿着大红纸,跑满村子找个有文化的老先生,给书写春联,光是排队就要好几天。轮到自己时,要帮先生叠纸、割纸,然后看先生一撇一捺的书写趋吉避凶的诗词,那才叫自己的春联。把大门打扫的干干净净,在门框上贴上心爱的对联,门心贴上大红大紫的木版画门神,那才叫心中的过年春联,那才是家乡过年一道辞旧迎新最耀眼的风景线。
现在大门都是瓷砖的了hifive,贴上金字春联,感觉都是瓷砖大门的陪衬味道男女,那种大红大黑、吉祥如意的感觉一点也没有了。

传统的手写春联越来越少
小时候过年,那时家家红旗飘扬,晚上户户吉灯高照,过年是很带劲的。以前家乡有拉高照的习俗,在院子里找出吉星,在那儿栽一根高高的棍子。以前没有楼房,都是低矮的土砖房,这根棍子一般要超出屋顶,在棍顶设计出一个滑轮,用绳子拉上制作的挡风灯笼或者马灯明德格物。过年夜把吉祥灯笼高高挂起,照的院子亮亮的夏立华,一直照到正月十五,在棍子上方还要绑上一面红旗,红旗随风飘扬,无论白天还是黑夜,远远的就能看得见,真是红红火火的过年。那种影影绰绰,神秘的年味风景,现在很难很难再见了。现在过年大门旁都挂着灯笼,照的满院生辉,如同白昼,但它很低,常年挂在屋檐下,更没有了绑红旗之说。

过年悬挂大红灯笼体现了中国人追求吉祥喜庆的过年心理
以前,我家还有一道花花绿绿的过年风景——扎花树。每到正月初十,各家都在自家的粪堆上插上自己做的大棉花树。它是上一年预留的一棵棉花树,棉絮不能摘,再贴上纸做的绿叶、黄花、红桃衬雪白的棉絮。树身是紫色的,在村里一插就是五天,看谁家的树美花大,谁家今年的棉花收成就会跟他家的花树一样枝叶茂盛、棉絮如云。到正月十六早晨万能合成,各家主人跑完“百灵”[1]再把它烧掉,期间还要烤馒头吃。听我大娘说,她从小就扎,说到了正月初十,花神领着花姑娘到人间看元宵花灯,见自己的花树在人间这么漂亮,一定很高兴,就会尽心尽力保佑着自己的花树大丰收。现在不种棉花了,花树也都不扎了。
儿时过年最大的情趣莫过于正月初七、初八、初九送火神,用高粱秸做骨架开车精灵,绑上谷杆秸,再加上一些易燃的豆秸、麦秸,用麻绳绑定,中间再夹些爆竹等。到天一黑,扛在肩上,点着火向远方送去,一般是向南送。在广阔的田野上,火把宛如明星形成的庞大火龙,甚是壮观。把火神送走,一年火势平安,就不会发生火灾了。但火神爷脾气暴,送到哪儿,那儿就失火沾化天气预报,因此有很多禁忌。

山东曹县正月初七祭火神仪式
那时,送火把那叫一个爽,点着火把,转身就跑,跑得越快,火势越猛。碰到火把想灭,赶快摆舞,这样风大,火势大增,不时有爆竹爆炸打的火星四射,人们哈哈的笑声响彻田野。送到十字路口,众伙伴把火把聚在一起,神武外挂火光照亮天空,最后磕三个头,大声喊:“火神爷,你走吧,到别的地方去吧。”
这原本是小孩子的游戏,最后发展到大人一起参加,甚至全村人出动。他们把火把送到很远,甚至邻村村里,这样邻村就不乐意了,一见火光来了,就喊:“揍起啦!再往前送就揍你了!”伙伴转身就回来,一看邻村的没追多远,几个胆大的又转身往前送,结果又被邻村制止,这样僵持大半夜,大伙大都回家睡觉了。


鲁西南地区“送火神”的场景
据传有几个胆大的,到下半夜把火把送到邻村的街里,结果遭到邻村人的埋伏,吓得他们转身就跑宝珠二嫁,有一个人误跑进一个胡同,被两个人截住今井勇太,他一看,是自己的外甥魔导之魂,大喊:“外甥,外甥别打我,我是你舅!”
"舅校园枭雄,舅,送火把时,咋没想到你是舅,揍完再说舅吧!”
这个故事传了三十年,现在提起,人们都还哈哈大笑。
现在,火神节,送火神的很少了,偶尔有也是星星之火,再也没有以前的气势了神波多一花。大人忙着打工挣钱,小孩忙着看电视玩手机。
想想儿时过年的风景求爱敢死队,真是:
红纸黑字惊鬼神,
红旗吉灯照世人。
村里喜迎魁花树,
村邻闹架送火神。
[1].“跑百灵”:天刚蒙蒙亮远航技术,雾未散,霜未消,全村男女老少牵着牛的马的驴的,领着羊的,带着狗的,轰轰烈烈,热火朝天奔向田野,牲灵们奔跑嬉戏着,啃着麦苗,撒着欢儿。人们也在地里踩着麦苗,说这样一年脚后跟不痛;有的背靠松树蹭着、撞着,说这样一年不腰疼不背疼嘉庆传奇,祈求一年的健康与生命活力。人畜共运动,这就叫“跑百灵”。

作者:张祥,山东郓城人
郓城县杨堂村吉祥坊年画艺人
?
版权为耒耜说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往期精选?陆雨棠
乡|凤凰岭的外甥,佀家楼的娘舅
念|关于耒耜说赵纪来,关于我热爱的生活,关于我脚下的土地
念|腊月廿九,仍有些须年味的年集
民|庶民的历史:过年的家堂
民|要想富,先修路:道路与乡民生活
乡|祖籍、户籍、现居地——一个约定俗成的文化符号
乡|隐匿的历史:郓城杨寺木版画田野寻踪(上)
乡|隐匿的历史:郓城杨寺木版画田野寻踪(中)
乡|隐匿的历史:郓城杨寺木版画田野寻踪(下)
乡|年画失忆村:鄄城红船口与复兴永画店
乡|娱神、娱鬼与娱人:寻觅郓城县戴垓代氏罩方画
民|吉祥喜乐:郓城杨堂吉祥坊年画艺人张祥口述
民|娘家的本儿,婆家的底儿晶壁国度,生的孩子一窝仔儿
民|“面”与日常:回溯曹县苗楼江米人考察(上)
民|土屋篱笆、青砖红瓦:家的搬迁记忆
乡|吕月者北征,因功封屯,遂为吕月屯
乡|万紫千红一片绿的色彩背后——农村难以承受之殇
民|每个村子都有个“拼大孩”
念|梦狗:文艺时代的纪念
吾|溺水与水戏,我的水之矛盾
民|良宵赛马光明行,青丝白发始至终
民|关东以北,那长久未曾谋面的亲人
吾师:幸遇徐先生、结识“岳先生”
食材:我看到了待宰的羔羊向我嚎叫
行|逾千年成渝古道,踏三县沧桑走马
民|六畜兴旺:乡间院落的动物印记
2014~2017:致谢重大的时光
感恩|离别终至,前行珍重

我想融化在那泥土中典妾,为了我那心中的信仰,为了那土地的养育之恩,为了那身后无数的人们。
耒耜说(leisishuo)
长按二维码关注
听说长得好看的都关注了我
微信公众平台:耒耜说
新浪微博主页:@耒耜说
(关注ID:leisishuo)


正在浏览此文章
浏览 : 14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