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神枪阻击乡土的背景丨师姐曾慧妃-大画益阳 In 全部文章 @2017年06月06日

乡土的背景丨师姐曾慧妃-大画益阳


(1972年,叶梦<右>与师姐曾慧妃穿着新的女子篮球队球衣到照相馆留下合影。当时,叶梦是10号,曾慧妃是9号。 照片由作者提供)
师姐曾慧妃
文丨叶梦
慧妃,我没料到你以这种方式完成你的生命,虽然这不是你的选择。依你的工作数年难得有 坐长途车的机会,这次你偶然出差,也不过是到离家数十里的另一城市开会而已。会议只两天姜沉鱼。在返家途中,离家只十来分钟路程了。你正喜孜孜地想着马上可以见到你的一双可爱的儿女,你的手袋里给孩子买得有桔子。正在这时豆花茶楼,公路上下着雨,突然地、一辆大车朝你坐的面包车撞来,你的座位正在油箱上面,剧烈的爆炸声中同时引起冲天大火,你便这样消失了,没给这个世界留下任何东西。
你从来没想到死,死神却翩然而至。没有预兆没有暗示,一个生命便嘎然而止。
据同车的幸存者说,当时你确确实实是在车上的,然而从出事的下午2时一直到午夜,你厂里的领导遍寻几家收容受伤者的医院,在一个面目全非的伤者中始终没有找到你。现场的三具遗骸也确认不是你,难道你真像一团气一样跑掉了吗?
一小块无法辨认的残骸上有一颗你衣服上的纽扣,一个可怕的预感便被推断出来。
我至今也不敢相信那粒可疑的纽扣,我想那一定是弄错了,你一定化作一股气扔蛇狂魔,临难作了神逃,躲到一个人家永远寻不到的地方做神仙去了。
厂里正安排你的丧事。在你天天走过的厂对面那一块平时为小贩占据的空地上,搭起了你的灵堂。灵堂里停有一具黑色棺木。我知道那付棺木是一个骗局,那里面是空的,从火葬场租来的一个空匣子。棺前放有你端庄的像片,在这个灵堂里,唯有这张像片是真实的。
灵堂一侧的大墙上贴有我为你撰写的长联,贴墙摆满了花圈,花圈能证明你么?九十二字的长联能证明你么?能够概括出我的哀痛么?
晚上,灵堂灯火通明,很远很远都能听到鞭炮声鼓乐声。有人在唱花鼓戏,站在你的像前, 拿着麦克风使劲地唱着与你毫不相干的戏文,吸引了很多看热闹听戏文的人们,灵堂内外迟志强的歌,人影闪动,人群里我看见了师傅。师傅一付忙忙碌碌的样子,师傅好像还是二十一年前我们投师他门下时的老样子王令尘,他操办你的丧事,与十七年前参加你的婚礼没什么不同。只师傅娘子在帮你张罗灵堂前的客,她的眼睛是红的。
人群里,我一双手搂住菊花姐和秦芝玲。二十多年前,我们是青春伙伴。我们这一些人都是你青春的证明,人性的证明戴潆萱。只有我们才知道你生命的美丽。我们都是享受过你青春的芬芳的人哦!
现在还有人知道“炉长”的小名儿吗?二十年的往事我总不能忘记,冬天的仪器装配车间好冷 阿达斯特拉。手冻得拿不住铬铁,可是生炉子灰厚又脏,谁也不愿干,你主动包揽。天天提早上班生火 ,大家得了温暖,便送你一个“炉长”绰号,从冬天叫到夏天,神枪阻击从夏天叫到冬天。你生性憨厚善良不怕吃亏,人人都不爱做的仪器绑线,只有你傻,任劳任怨地揽了这桩枯燥无味的活。你细致、认真、做的绑线特漂亮,人人争着要。如果说人都是利己的,然而你则 例外,你的身上遗传基因多是利他。
你心灵手巧nuoio,同样是女孩子,谁也比不上你心细,你焊的仪器是第一流的,从不在线路上出错。那年厂里派你到上海培训光电比色计。绕线圈、吊表是一桩极细致的活,全厂独你拿得下这手绝活。浸漆、打扫卫生、扦变压器之类的装配车间全部粗活,哪一样也离不了你针孔旅馆2。你是一个出色的仪器装配工人,一个优秀的班长元神真仙,在真空仪表厂你是一个功臣。
世事更迭,厂子几经变迁,老同事流散四方,大家还记得这些往事吗?
我与你有缘分,我们分在同一师傅门下学仪器装配胡潇灵,好长时间,我们共着一个工作台。我们共住同 一寝室,床挨着床,我们的菜饭票一直放在一起。我们之间无所不谈,包括所有少女的秘密 ,我们师姐妹的友情在厂里谁个不嫉妒,你总像一个大姐姐呵护我,冬天早上我起不来,多 半是你买好了馒头再叫我起床;我不如你能干,每逢洗帐子被子,总是以你为主,我只是帮忙而已,你是一个能干、勤劳、爱整洁的女子。
说起你的婚事,虽是师傅做的红娘,可主意还是我出的。为了这个超能狗,我曾多次敲诈荣福哥, 要他打酒给我喝,荣福啊,你真有福,你得了这样的好女子为妻,难得哦!
你结婚,崔心心是我和秦芝玲当的伴娘。
你和年迈的公公婆婆住在一起,相处十分和睦虹祁贵女。谁不爱你这样的好人儿呢?
你膝下有一双儿女,上有老迈的公公婆婆,孀居多年的寡母,你和荣福只有那点微薄的工资 ,居然十分鲜亮地支撑了这个家。你简直像一个家政大师。可怜的一点钱,一分一分地都用到了实处,盘中的肉,你自己从不伸筷;儿女礼貌懂事,学业优良;家中琐事,分工细致, 连一个抹布都放在固定的位置。
八十岁的婆婆伴你住,俨如亲娘一样,冬天你安排她坐在火箱上,时不时帮她掖一掖火被, 生怕冷了她。
你这样的媳妇,世上少有。
后来,虽说我们不在一个单位,我选择了另外的职业,彼此尽管完全走入了不同的层次也少往来,偶尔我同丈夫去看过你们,你和荣福哥便送出来好远好远。尽管这样,我们彼此 并不生分,我一直珍藏着我们二十年前的友谊,你的人格光辉一直在我心灵里占有很高位置 。
关于你的人生形式进取号,最后只剩下这样一个追悼会了。我不知道人们为什么非要以这样的形式 来给你的生命做一个句号。对你作最后的交代,不管你情愿不情愿,反正非这样不行了。
追悼会的会场就在灵堂,围着灵堂的人群是从闹市中吸引过来的看热闹的人群。厂里的同事 都被安排抬花圈去了。花圈已列队在厂门口的马路上,追悼会只是在仓促中例行的形式罢了 。
面对那众多看热闹的面孔陌生的人——那都是不相干的路人,厂长在致悼词,悼词是千篇一 律毫无个性的那一种:兢兢业业呵,优秀党员啊……
轮到我讲,我能讲什么呢?悲痛已使我失态。
排好队的花圈就要出发了范小勤,主事的人老在催我,正如你这短暂的一生陌路狂杀,暗中有人在催:快快地结束吧。你一生不长,连死也不从容。
我只有哭,哭你的惨死,哭这样乱糟糟的葬礼任雨萌,哭你有头无尾的人生,哭你不得安息的灵魂 。
还要搞所谓的“遗体”告别,大家踉踉跄跄地围着空无一物的棺木煞有介事转了一周。
灵起,抬的是空棺材,你的儿子扶着你的像,走上了送你灵的路。
十五里长街,你走了四十二年,今天阳光很好,鞭炮声哀乐声盖过市井喧哗,大街两旁的人 们一律停步,望着这长长的送葬的人群。
我偶尔抬起头来,刹那间在空中截住许多陌生的眼光,凝视的叹息的。芸芸众苍生哪,你们 在想什么呢?
我听到许多小声的议论,都说你是一个死去的“刘慧芳”。“刘慧芳”是什么?是凭空想像 出来的一个理想女性,凭空想像出来的好女子在中国大地造成了人为的轰动。然而你是一个实 实在在的好女人,你既算死了,也没有轰动。
乐队从益阳正街转向后马路时,乐队先生们也许不堪哀乐的压抑,擅自搞起另外一套来;首先是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然后是“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 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
我实在忍耐不住了,于是上前一步,请求他们不要吹这样的曲子。
我扶着你英俊漂亮的儿子,低着头,伴你的灵最后走完了人生的路。
空棺材上了车湫兮如风,扬长而去。
我的耳朵里还在响着:“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
“真奇怪、真奇怪,”人生残酷充满了荒谬,活着亦是苦苦的,连死也不轻松。
好了,好了,慧妃哪,你乘鹤仙去,愿一路顺风,拜拜了!
(1991年于益阳)
曾慧妃,生于1949年,1991年因遭遇车祸身故,生前是益阳市真空仪表厂人事科长。

大画益阳热门活动
“点击”进入活动详情

益阳好歌声第二季正式开启。万元现金、豪华轿车等你来拿!
未来之星——少儿才艺大赛,全城招募身怀才艺的你。
益阳本地首届“非诚勿扰”强势来袭,你准备好了吗?
图文 |乐青
编辑 | 仔仔
大画益阳主办
本文活动由大画益阳平台主办,合作请在主页面大画时间——联系我们。
这么多人的故事,
为什么你不能是其中一个?
欢迎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投稿,一经采用叻哥游世界,将获得50-100元稿费
浏览 : 6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