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神州行资费乡土遗迹,剡中乡愁-超越梦想DD In 全部文章 @2018年03月29日

乡土遗迹,剡中乡愁-超越梦想DD朝鲜闵妃
听闻读书会要去考察嵊州,心里多少觉得嵊州没有很多有价值的东西。作为一个研究中古史的人,对于宋以后的遗迹总会有种大打折扣的心态妙手玄医,毕竟数量太多,必然要冲淡其价值。而嵊州,我所知道的遗迹,基本上都是集中于明清时期。虽然魏晋山水的遗风,唐诗之路的风采,却是遗存在浩瀚史籍中,早已云深不知处了。
3月30日从西溪校区出发,同乡兼同学江博拿出一本《乡土》教材,突然间将我对故乡的印象回到了从前。说实话,我不像同学金博士那般深谙于地方故事,本身对于传统文化就是半路出家神州行资费,对于所谓的家乡历史并无多大的研究。在我的印象了,嵊州是书圣故里、茶叶之乡、围棋之乡,仅此而已。


近年来,随着对古籍、古史的理解深入春哥纯爷们,闲暇之余,对于历史上的嵊县开始有所关注。读到两《唐书》时,有感于杜佑、齐抗等名人就职或隐居与剡,剡人仇甫掀起晚唐农民起义的序幕。读许理和《佛教征服中国》一书暴走分卫,感叹剡在南朝佛教史上的重要的地位,然似乎未有人给予太多关注。近来新昌开始自称是“佛教中国化的发源地”,然我颇有怀疑,毕竟彼时剡县的版图包括新昌,所谓剡东者穿越曙光,今之黄泽、金庭亦是否?
当前“万年小黄山”、“千年唐诗之路”、“百年年越剧”为嵊州的三大文化名片。据嵊州文物管理处王老师说,近来发现嵊州有十二万年前的遗址侯腾飞,恐怕嵊州的历史又将提前。当然,史前遗址暂不讨论。
嵊州的文化历史有两个高峰,一个是南朝,一个是南宋,都与两次著名的人口迁徙有关。第一次高峰塑造了王羲之、谢灵运、许询、戴逵等魏晋名士,南朝史书如《晋书》等,小说如《世说新语》中有多次提及。南宋出现了以吕规叔的鹿门书院为典型的文化,“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塑造了厚重的乡土文化。
但纵观两次高峰,外来的文化移入,塑造了本土的文化个性成了发展的主流。而越剧,毫无疑问是嵊州本土孕育的文化拉夜川。“越剧”起源于“落地唱书”郭守善,1906年3月27日,嵊县东王村香火堂前,由落地唱书艺人袁福生、李茂正、高炳火、李世泉等借用四只稻桶垫底,铺上门板,演出小戏《十件头》、《倪凤煽茶》和大戏《双金花》。这是中国越剧第一次登台试演,越剧从此诞生,该日被称为越剧诞生日。所谓“落地唱书”,简而言之是讨饭佬讨饭时唱的歌,儿时每逢集镇交流还会看到有人唱唱跳跳来门口讨钱,但近来几乎绝迹。


标志越剧诞生演出的戏台
如今越剧成为了全国第二大剧种,从落地唱书、小歌班、绍兴文戏到现在的越剧,从开创女子越剧之先,到风靡大上海,走出了三花一娟、越剧十姐妹等植根于嵊州本土的艺术家。可以说,越剧是嵊州本土献给中国文化的一份厚礼,以嵊县方言为底海伯利安,吸取京剧、昆剧等长处,集众多前人之努力,终成长于抒情,以唱为主,声音优美动听,表演真切动人,唯美典雅,极具江南灵秀之气的“中国歌剧”。
如果说,越剧代表了嵊州本土文化创造的一座高峰,那么从六朝到两宋,嵊州吸引了魏晋的风骨、唐诗的浪漫、理学的家声,长达千年,延绵不息。
书圣故里、鹿门书院、溪山第一楼,隐居幽僻,开坛讲学,传递后学,在山与水的映衬中张雪清,享受“闲门向山路,深柳读书堂”的乐趣。儿时曾由黄泽步行至金庭,访王羲之墓,当并无所谓景点,依稀记得青苔满地,漫步山中,颇具原汁原味。现今再访,却无当初的新鲜之感,那时充满着春游的乐趣,长大了反而没有那种新鲜感。戴景耀



作为一个东厢(东边)人茉莉兔兔,少有去过西厢,更不必说对西边的遗迹有所了解。长乐几年前跟着父亲去吃过饭,仅此而已,并未有多大的印象。在幽静的老街,有一处可用“壕”字形容的大屋。屋主姓钱,为嵊州西厢大姓,为当时绍兴数一数二的富商。如果用几个字来概括,我更愿意用“大”与“精”来概括。大者,面积大也,2172平米,87间建筑,前后延续,颇有大气我是胤禛福晋。精者,工匠巧手也,砖雕、木雕、石雕,既惟妙惟肖,又有引经据典,还有天马行空。现如今嵊州根雕颇有名气,或是有所传承吧。
说来也巧,去年12月在华堂古镇见证同学老谢的幸福时刻,今年正月初四又于崇仁古镇参加晓翔婚礼,一东一西两处古镇,颇能见证嵊州人民的家族传承与文化积淀。老房子是老一辈人生活的见证,也是我儿时的回忆。家里的老屋还在,但随着的祖辈的失去,已经空空荡荡。外公家的木砖建筑已拆掉造上了新房。青石台阶,木板楼梯已渐渐被水泥所取代,老屋的遗迹逐渐被新起的砖瓦所取代,只余下孤零零的几处破旧房子被新房所包围。我对所谓的祠堂并无多大感受,甚至以为族谱越来成为吹嘘自己姓氏的台阶。我这一代,家族的辈分取名早已不再讲究,辈分的观念越来越淡化塔伦·埃哲顿,家的概念越来越细甲午兵戈,唯一的维系也是就是我们都是同个姓,彼此生活在一个村落以及作为邻居和朋友的情分吧。走在古镇的小巷中华国粹网,那是儿时中午放学回来,去外公家吃饭的回忆啊。我可以说是外公养大的,小学时候打破别人饭盒,哇哇哭着跑到外公家罗晰月,从此一直到六年级甘昭烈,午饭都是吃着外公,放学出来外婆会买上小笼包。记得最深的是外公做的腌萝卜沾着醋。去年外公突然去世,以前做小笼包的那对夫妻也不做了。

崇仁古镇一景

华堂古戏台(右侧就是同学老谢家,喜宴就是戏台前空地办的)
今天刚送走一位姑姑,突然觉得那些儿时记忆中的人,随着时间的迁移,慢慢地离开我们的视线。我们对他们的感情有不同禁忌烈爱,但他们的形象构成了那个时候的我和你。而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只能停留于回忆。
随着年龄越大,我们不在局限于嵊县这个小地方,很多人走上了大城市,也许再也不回来,第二代、第三代后逐渐淡化。本校老师兼嵊州老乡卢老师朋友圈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内容是有关家乡嵊州的,也许正应了贺知章那句“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人已老刁琳琳,那些故乡的印记难以抹去。
嵊州的遗迹,嵊州的美食,嵊州的乡音,也许正是先人留给回味乡愁的吧锁飞!
浏览 : 89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