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神仙贵妇膏乡巴佬金融逆袭之路-魔化书生 In 全部文章 @2015年04月17日

乡巴佬金融逆袭之路-魔化书生
乡巴佬金融逆袭之路
强扭的瓜才会甜,因为这其中包含着求之不得的心理佐料。挥之即来的女人,都是庸脂俗粉;只有共患难的女人才能长相厮守铁血江桥。如果不是人生曲折艰难,哪会有荡气回肠的英雄故事,又怎能领略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凄凉萧索。
李彪是山里的大学生,理想很简单,那就是赚好多好多钱,让爸妈不再被追债的人打的抱头痛哭,然后给村里修路架桥,让村民都看看外面的精彩世界。过年的时候,李彪喝醉了,当着父老乡亲的面,吐露了自己深藏多年的理想。大家都竖起大拇指,此起彼伏的说着“娃儿有出息,娃儿有出息。”爸妈却只是把这番话当做喝醉后的胡言乱语,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家里让他读完大学已经倾尽所有,现在只求能有个安稳工作,有个盼头。
年过完,李彪也要去大城市找工作赚钱了。临走前夜,青梅竹马的佳佳来到李彪家,一言不发却又泪流不止。李彪把她带到自己屋里寿王李瑁,安慰说“快别哭了,我又不是永远都不回来”
佳佳把头埋进李彪胸口里,带着哭腔说“大城市灯红酒绿,你这次走了,肯定会把我忘记的!”
“我发誓,等赚够了钱,就回来娶你,佳佳!”李彪伸出手指向房顶
“行,那我等你。不过,今晚我要留下!”不由分说的,佳佳将李彪扑倒在了床上观澜版画村。

到了大城市,李彪拿着毕业证四处求职。有几家公司给发了offer,但工资都只给到4000元,理由都一样:刚毕业的大学生,没经验没能力,先作为实习生观察观察。这点工资与李彪的心理预期反差太大,自己要挣大钱,怎么能靠这四千块实现理想!经过一个月的东奔西走,爸妈给的钱花的差不多,再没有工资,李彪就只能睡公园长椅了。
躺在床上,李彪翻来覆去睡不着,纠结着要不要接受工资四千块的工作。这时候,突然断电了。李彪先是一愣,之后摇摇头叹了口气,心想“这房东还真给断电,一天都不宽松,哼,周扒皮!”夏天的晚上,没有空调没有窗户的出租屋简直就是蒸笼,李彪实在热的受不了,一个人下楼闲逛去了。
虽然将近晚上12点,潘南奎但小区周围依旧灯火通明车来车往。李彪走到路灯下,半倚着灯柱,点着一根烟,抽了起来。
“抓贼啊!他抢我包!!”一个女人突然大喊
朝着喊声望去,ATM机旁边,戴口罩的小青年正和年轻女子争抢一个挎包。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李彪走到两人不远处,抽着烟观望。男青年想要把包扯下来,可年轻女子紧抓不放,嘴里还喊着“这是我的救命钱,求求你不要抢了,我不会报警!求求你,求求你神仙贵妇膏!”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可没有一个人上去帮忙。忽然,男青年从兜里掏出一把刀,在女子面前挥了挥,压低声音说“再不放手,别怪我不客气!”女子楞了一下,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男青年趁着她不注意,一把将挎包抢了过来,挤出人群跑的无影无踪。
女子坐在地上绝望的看着围观的人曹德旺简历,眼泪依旧不断的留下来。忽然,李彪心里一惊,这痛哭的样子像极了佳佳那晚的样子。怪使神差的月影马戏团,李彪走到女子旁边,伸出手拉她起来,说道“那个小偷就住在我隔壁,放心吧,你的包可以找得回来。”

警察局录完口供,已经是第二天早晨。那个小偷已经被戴上了手铐,两只眼死死地盯着李彪,像是要把他整个吞掉。年轻女子在早些时候,拿到自己的包,就急匆匆跑去了医院。
回到出租屋中智德签,李彪才发现,自己的被子、枕头、行李箱全都被房东扔在了门外。墙上还贴着一个字条,上面写着“没钱就滚蛋!”
李彪挠挠头,看着扔出来的杂七杂八,好像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于是把毕业证身份证什么的捡了捡放到背包里,点了一根烟,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就这么没刷牙没洗脸,头发蓬乱的,李彪来到了之前给过offer的公司办理入职卧底肥妈。接待他的人事部员工都有点不可思议,反复确认着他是不是简历上这个人。
“能不能先给我发一个月的工资?有点活不下去了。”李彪签着各种合同,顺嘴问了一句。
“不行的,公司没这个规定,况且你只是个实习生,更不会破例了”人事冷冷的说
“好吧,哪天来上班?”
“合同上有写,你可以今天直接上班,也可以一周后来上班,工资顺延一个月的。”
“好的好的,那我今天就上班鹰叭犬。能不能上一天班结一天的工资?”
“想太多了吧,不行的,没这个规定博焱。”人事有点不耐烦。

坐到了工位上,李彪打开电脑,自顾自的阅读者公司规章制度从前从前。
“刘经理好”“刘经理早上好”“刘经理早”....
“听说今天来了新同事,人呢?”
李彪看的太投入,完全没有意识到再说自己。被旁边的一个同事拍了拍肩膀,才猛然站起来结结巴巴的说“我...我就是新来的实习生。”
“是你?居然是你!”刘经理脸上露出一种惊喜。
李彪没戴眼镜,什么都看不清楚,顺嘴搭话说“就是我啊,怎么了?”
刘经理看着李彪眯起来的小眼睛,不禁偷笑一下,之后走到他面前,一字一顿的说“现在,认得我吗?”
“哦~歌月十夜,你就是昨晚上那个女的”李彪恍然大悟
其他同事发出一股默契的笑声,还有人小声说“哎呦,原来刘经理好这口,看不出来啊”
“都笑什么呢,干活去!”刘经理把声音转换成命令的语气,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李彪吓得赶紧坐下,小心翼翼的阅读公司章程。
“那个实习生,来我办公室一趟”刘经理淡淡的说。

原来那天晚上,刘经理取钱是给爸爸治病的,而李彪又误打误撞的帮了刘经理。
办公室聊完蜈蚣咒,刘经理知道了李彪的大体情况,也算是知恩图报把,刘经理答应先给他一个月的工资,并且将试用期缩短到一个月,外加工资翻倍。
来到了人事部,刘经理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
“八千?刘经理,咱们公司以前可从来没这种特例!一个实习生,凭什么工资比老员工还要高?”人事经理高云梅皱着某头说。
“我不是在跟你讨论,就按我说的办!”刘经理毫不示弱,说完就扭头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切,八成是看上那个小白脸了,这么公私不分”高经理压低声音说。
“谁让这公司是人家亲爸的呢,说不定老爷子过世之后,她就是咱们老板,还是退一步海阔天空,人怎么说咱就怎么做呗。”高经理的助理递过去一杯咖啡。
“哎,也是,同样都是爹,人家爹混成上市公司董事长,我爹却是个赌棍,都是命啊~”高经理喝了口咖啡,将李彪的劳务合同工资处,划掉4000,写上了8000元。

第一天上班,李彪就拿到了八千元工资,他兴高采烈的跑去房产中介公司,租了一间40平米的单身公寓,每月1500派伟俊,付三押一,交出去6000元。搞定了住的地方,他,又跑去ATM机旁边,将剩余的2000块存到银行卡里,紧接着,拿出手机把1500元打给了老家的爸妈,顺带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妈,我找到工作啦!一个月工资有八千块呢!”
“真的吗?工资真有这么高啊!大城市到底是不一样,娃儿有出息了!”
“我给家里打过去1500块,下月给你们7000块,赶紧把家里那五万块的债还了,你跟我爸也不用整天担惊受怕了!”
“娃儿,我和你爸都能赚钱,不用操心,留着钱自己花,大城市消费水平都高呢!”
“妈,不用担心我啦,你们就记得收钱就好了。我手机要没电了,先挂了啊~”
“好好好,娃儿真有出息”
“嘟嘟嘟....”

第二天早上起床,李彪洗漱完,正打算穿衣服的时候,突然拍腿大喊“完了,衣服还没洗!”抱着侥幸的心理,李彪拿起昨天的外套,放到鼻子下面,轻轻的闻了一下。这一闻可不要紧,本来附着在衣服上的酸臭味全被吸到了肺部,火辣辣的感觉冲的李彪半天都没缓过神儿来。
“不是吧,难道我昨天穿在身上的是一坨翔吗,这么臭!”李彪暗自叫苦,心想同事们恐怕对自己的第一印象不会太好。
距离9点上班还有一个小时,请假还是穿着臭衣服上班?这个人生难题在李彪脑子里爆炸开来。经过看似短暂实则绵长的思想斗争后,李彪憋着气把衣服穿在身上,套上袜子,系紧了腰带。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虽然很帅,但也很臭,甚至有两只死掉的苍蝇挂在裤腿上面。“还是去洗个澡吧,这样去上班会被嫌弃死”李彪心里想着,快速走到了浴室,打开了水龙头。
清澈的水浇在身上,黑乎乎的水从裤腿里流出来。虽然看着不雅,但李彪心里却也非常舒服,因为他想起了昨天妈妈那句话“娃儿有出息,娃儿真是有出息。”
“不管多么困难,我一定要在这个城市打拼出自己的一方天地!为了爸妈,也为了乡里的穷人!”
冲了有十分钟,眼看着裤腿里流出的水由黑变黄,由黄变白,又由白变得清澈,李彪知道洗的差不多了。烘干的时间肯定没有了,李彪抓起书包,打开门,直奔地铁站入口去了。地铁车厢里,李彪浑身滴滴答答的往下淌水,头顶上还有尽职尽责的空调吹着冷风,李彪被冻得的浑身发抖,嘴唇发白。周围的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面前的一个小女孩站了起来说“叔叔,你坐这里吧。”李彪强挤出一个微笑,回答到“不用不用,叔叔没事,再说这是老弱病残孕专座,叔叔也不能坐啊。”小女孩听完,坐了回去,但看着面前不断发抖的大叔,确实有点于心不忍,于是说“叔叔,你如果没事的话,能不能把头扭过去啊,我有点害怕。”李彪一愣,尴尬的转过身去,低着头,掏出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看了一眼现在的自己:头发一坨一坨的,还滴着水;脸和嘴唇都是惨白的,只有眼睛冻得发红。
“咔嚓”,李彪自拍了一张。然后闭着眼,静静地等待着终点站的到来。

公司在8楼,正等着电梯。
“小李子,早啊”一位女同事打招呼
“早”李彪一脸茫然的看着她,脑力里尽力搜索者一个问题“这人是谁啊?”
“我叫玛丽,就坐你对面,没印象吧?哈哈”
“哦...哦....,怎么会没印象,我知道的,坐我对面,老马,哈哈”
“哼,你这么叫犍为天气预报,我可不高兴了哦,李大叔”玛丽故作生气
“哦....啊?怎么了?......对不起!.....丽姐?”李彪挠着头
“哈哈,小机灵鬼,这还差不多”
正聊着,电梯来了。

坐在工位上,李彪又不知道该干什么了。昨天已经把规章制度看完,领导也没安排什么任务,看看别人,有的在刷微博,有的在听歌,有的在小声聊天。
“小李子高蔡手机网,听说你是财经大学毕业的?”玛丽在对面看着李彪
“对的,南京财经大学,金融学专业”
“厉害厉害,嗯,我前几天刚买了一只股票,你看看能赚钱不,来来来”
“啊?我不懂炒股的,上课的时候老师也没讲过这类内容”李彪一脸歉意
“这样啊,好吧,那你听我的,赶紧开户买这只股票,我有消息,庄家吸筹完毕,马上就要大幅拉升啦!”
“好好,有时间我就去开户。”李彪敷衍着。其实,从小李彪就被父母教育“劳动致富”,赌博、炒股、买彩票都是下三滥的手法,千万不能碰。虽然学的金融专业,李彪也只是把所有精力来研究经济理论,没想过用这些知识来做一些投资的事。

“刘经理好”“刘经理早上好”“刘经理早”....
“策略部、风控部还有交易部,都来会议室开晨会。”刘经理大声说着“李彪,你来旁听”
办公区一阵骚动,三个部门将近有40人,都朝着门口走去。
“丽姐,会议室在哪?”
“就在楼上,赶紧过去吧”玛丽羡慕的看着李彪。
“你不过去吗?”
“我就是个小文案首山新浪博客,哪里有资格参加这种级别的会议啊,你赶紧过去吧,迟到了不好,快快快”玛丽站起身推了李彪一把。.
会议室当里,正当中有一个巨大的椭圆形桌子,桌子中间插着各国的小旗;周围墙上挂着许多电子屏幕,设置了静音,但画面上都是BBC、CNBC的财经直播;最引人注目的,应当是房顶上悬挂着的巨大水晶灯,虽然发出的光不怎么亮,还有点昏黄,但在水晶的折射下,显得雍容而又奢侈。
所有人都坐定后,刘经理站起身繁花落定,走到角落里的李彪旁边,把他拉到圆桌旁坐下。
“各位,这是我们公司新来的实习生,刚大学毕业,名字叫李彪。在正式环节开始之前,有请他做个自我介绍!大家欢迎!”
一阵掌声过后,李彪站起身,哆哆嗦嗦的看着刘经理
“介绍一下自己吧,都是同事,不用紧张”刘经理安慰着
“大家好,我叫李彪,性别......男”
周围哄堂大笑
李彪从脸红到脖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继续,调整好呼吸,不用紧张”刘经理继续鼓励
李彪合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脑子当中以最快的速度搜索者可以拿来用的词汇。
“大家好,我叫李彪,是财经大学刚毕业的学生。我来自北方的大山里,从小没见过什么世面,不瞒大家说,我直到上大学后,才第一次做了公交车。因为在老家,主要的交通工具就是拖拉机。我的家乡虽然落后,但乡亲们都很善良,我相信只要能把路和桥修好,就一定能让我老家的弟弟妹妹们摆脱贫穷的命运!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在这座城市打拼出一篇属于自己的天空,之后回报乡亲,回报社会!”
众人还在认真的听勾心游戏,没人说话
“我学的金融专业,虽然对投资之道不太清楚,但对经济学有浓厚的兴趣。上大学的时候,我曾经在证券公司实习过......啊....哦.....呜.....”
没想到庄俊维,李彪因为太过紧张,竟然失声了,嗓子里总感觉非常痒,只要说出一个字,就止不住的咳嗽。
其他人先是愣了一会,之后在刘经理的带头下,响起了参差不齐的掌声。
(未完待续)

浏览 : 13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