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磷酸脲乡土无归(三)——匮乏-小丁农话 In 全部文章 @2015年07月02日

乡土无归(三)——匮乏-小丁农话

――农村的嬗变与发展

童年冏事主要是干活和吃米店吉他谱,因为干活是不想干但必须干的事,“吃”则是想干但却没条件干的事。毛主席曾说“闲时吃稀忙时吃干警网雄风,不闲不忙半稀半干”,以此为标准,我童年大部分都是“闲时”。

紧跟季节出产的变化,稀饭里会加入红薯、玉米、南瓜、四季豆等,主要目的是让饭更稠些、不至于让躲在一旁的少数大米显得那么尴尬,下饭菜以咸菜为主,荤菜大约一周能遇见一次。为了保证摄入充足的卡路里根与芽,以满足我不断发育身体的需求,我必须以食物的数量换取质量,五岁时我曾一次喝了五碗玉米糊糊,那个碗可盛半斤水,高中时我一顿能吃一斤米饭高校龙中龙,而当时女生一顿吃二两神仙奶奶。我十个手指头的纹路都是“簸箕”,当地做干饭时要用“簸箕”过滤掉半熟稀饭里的水份,然后再蒸熟,所以,大人们都说我命好――“簸箕”多,以后有干饭吃。但我的野心更大。有个老师每天要喝一小杯用奶粉兑的牛奶我本小人,我的座位在教室最左侧的中部,距放置牛奶的讲台约五米的距离周万幸,磷酸脲估计当时奶粉没加三聚氰胺,所以我能闻到牛奶散发出的诱人的奶香,比我曾经喝过的麦乳精的香味更沁人心脾,我决定以后要过上每天都喝一大杯奶的日子。中学时到城里一亲戚家做客,惊于每顿都有荤菜,我想书上说的小康应是如此,于是关于吃的理想又提高了――每天有奶喝、每顿有肉吃。

虽然我祖上曾阔过,并且证据很明显莫言斋,就是我家那扇高2米、宽1.8米的大门――那是我祖父木楼的厕所门,我父亲代表我爷爷与他四个叔父瓜分得来的唯一财产,他没有吃亏,因为是五个人分半间厕所润和西溪郡,我出生时门还是我一家人的床,会走路时床成了家里的门。但到了我的童年时期物质匮乏无处不在,除了吃,穿也是稀缺品。小学同学中有谁穿了新衣服上学定能一眼看出静静的艾敏河,并吸引住全班的目光大长脸于洋,从补丁衣服群中找到新衣服是非常容易的,翟煦飞也有部分男同学穿着现今时髦的破洞裤,设计更为大胆――洞破在屁股上。交通全靠走了,即使到距家二十公里外走亲戚也只能走菲利普帕特,这练就了我良好的徒步行走能力和对山林地道路良好的辨记力,有一次因作业未做被老师罚留,等做完上交天巳渐黑,但我在没有灯光的情况下仍能平安回家。当然与前辈相比我巳退化,我爷爷是走一天的路到县城上学,走出去多次后再也没能走回来,我父亲走路时还要背着上百斤的化肥,那时的化肥是稀缺品,得找熟人才能买到。

现在川人给人以喜欢打牌、懒散、悠闲之印象落雁泓,但当时土地刚包产到户杨紫涵,父辈们激情满怀、肯干勤快,绝无闲散之人,但为何物质仍如此匮乏呢疯狂医院?除了因一穷二白的基础需要尽力节约开支来积累财富以外,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商品交换还未繁荣,家里只能靠卖点谷物维持平日的开销,最大笔的收入就是每年卖出的几头大肥猪徐启武,为了让猪保持体重,得请五个人花一个多小时抬到山顶的公路上紫薯粥的做法,再出售给提前联系好的商人。

后来,经商的人越来越多,品种越来越丰富,家里开始养蚕,种植蘑菇、沙参出售,虽然只是利用农闲时间,但收入却比原来成倍增加。因为有了公路方便运输,有了商人从事贸易,就有了频繁的商品交换,农民用于劳动的时间没有增加,但物质财富却成倍增加张茜儿。(待续)

如果你喜欢我请扫描上图二维码,关注“小丁农话”圣犬帕拉!九皇山门票依旧在赠送中,请关注和后台留言,之前的幸运客户已在本周内陆续收到电子门票,请注意查收!
浏览 : 93
上一篇: 下一篇: